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文章 > 关于道理的文章 > 成功道理 > 略读一遍余华的《十八岁出门远行》有感

略读一遍余华的《十八岁出门远行》有感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6-05-24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略读一遍余华的《十八岁出门远行》,没看懂,细读一遍,不由想,这真的是一个不太像故事的故事。恰似一个青少年的日记,漫笔,或者是一段回想的回想,毫无条理,有些乱七八糟;又好像是一段缥缈的梦境,有头无尾,有些无厘头。

干脆将这则短篇作为是一篇无厘头的行记。一个少年,一场十八岁的游览,有点时间短。这场少年的成人游览写得并不出彩,情节平铺直叙,逻辑紊乱,人物形象含糊。但有意思的是作者的叙说,如行云流水般顺利,“我”寻觅旅馆的进程中,遇到一辆轿车,和司机一路相谈甚欢,轿车抛锚,遇到抢苹果的人群,司机抱着“我”的背包跑了,“我”躺在遗弃的轿车心窝里,想起从前的某个温暖的正午。明显,假如持续运用人物、情节、环境这些传统小说的基本要素来阅览这篇小说,不只毫无气愤,还索然寡味。可是,细读起来,它在情节之间的联络基本上是接连的,结构上也是有现实的结构。

小说一最初的描绘便给人一种游荡的梦境之感:“柏油马路崎岖不止,马路像是贴在波浪上。我走在这条山区公路上,我像是一条船。”“我”之后在寻觅旅馆进程中所遇到的工作,不只突兀,还有些荒诞。比方轿车抛锚时,司机在说完一句“等着瞧吧”后,竟在公路中心做起了广播操。遇到几个抢苹果的路人,也不是什么怪事,越来越多的人明火执仗地开着拖拉机和自行车也开端抢苹果,怪就怪在“我”愤恨了,而司机却无动于衷,回转的是,司机居然抢了“我”的背包,结局在“我”回想那个晴朗温文的正午戛然而止。就像是忽然被吵醒而打断的梦。

作者好像从一开端就不计划好好写这个故事的结局,比方一直在寻觅旅馆的“我”后来有没有找到旅馆,和“我”相同被打劫得伤痕累累的轿车终究怎样处理了,“我”被抢的背包有没有找回来?这些都没有告知,也没有解说。或许作者更多的是想经过《十八岁出门远行》向人们论述小说应该“怎样写”,而“写什么”好像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