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美文 > 伤感美文 > 执一人玉手天边为伴,不离不散,谁愿?

执一人玉手天边为伴,不离不散,谁愿?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5-08-11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土,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不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土。

——题记

执一人玉手天边为伴,不离不散,谁愿?

穿越时空地道,整理红尘头绪。千年之前,是谁于富贵深处遗落了一颗菩提种子?千年之后,又是谁在菩提树下静静等候,等另一颗菩提凋落于尘世间?

焰火充满,曾几何时,我似乎被这俗世富贵迷醉了双眼。认为年青,便可四无忌惮,便能扯起飞扬的芳华,傲世红尘。暮色摆开,黎明初醒。烈日下,是谁一袭素衣拂袖,怀揣丝丝执念,携款款厚意扬言欲把红尘踏遍,解宿世疑问,还此生夙愿?

一抬手,一踱步,一逗留,常常顶风诉语,折花寄影,道尽长情。我非浪子,却历来以多情者自居,认为每一个转角处,都有一场意外的相见,与风花有染,与雪月言欢。楼兰里枯坐稍等片刻,待我琴音落罢,笑摇羽扇,盈一缕纠缠,等你问寒问暖。搁下离殇,执一人玉手天边为伴,不离不散,谁愿?

流光蠢蠢欲试,动身总想做些什么。伸手,轻触年月的棱角,指尖顿觉痛苦。我不肯细视,或许是因为悲欢搀杂,喜忧参半;亦或许是心思良莠不齐,却没有人愿来为我修剪。也不知何时开端,富贵昏暗,我便感染了一身寂寥。更或许是年月催人老吧,慢了脚步,皱了眉梢。独处一角,点一支老香,看梵烟袅绕,我一直信仰宿世,却不信宿命难逃,只想在年月的深处静静祈求,以一丝忠诚求一世逍遥。

停步于望川河畔,傍晚淡淡,橙光柔撒,亲吻了对岸花开。芳香盈袖,隔一水轻柔,盼你来此与我邂逅。但是,四下无语天色晚,雁鸣唤火伴。昂首,望傍晚愁送孤雁,孤雁捎去云笺,谁在笺上把情愫写满?悄悄的闭上眼,眸前柔动仍是你不老的容颜,脑中刻写依旧是我铭心的誓词。这一世注定情长,寻你又何妨?

夜染未央,一缕清风便拉上了月帘,所以,梧桐楼暗,古道显得寂寥而又幽长。踩着余光淡淡,循着陈旧青板,我在夜色里单独曲折,略显孑立。不曾放下的追逐,不曾改动的祈盼,任我步履蹒跚,情迷意乱,我一直都要渐渐向前。无意间,邂逅了几处古色古香的楼兰,淡饮了清茶几盏,尽管路终没有走完,却未失落于那一处灯火阑珊。

夜渐渐深了,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倦了,想要轻枕一帘幽梦懒懒安息。似乎一个翻身,又看到了你,身姿绰丽,迈着婉转的脚步说着笑着向我走来。我想要接近,但是你却无端远了,远了,终消失不见……

轻叹,富贵三千,菩提千年。似乎这世间富贵都没来的及逐个寻看,便被普渡去了山寺禅院,静身修心。置身于山水之间,是否都能够目中无人,悠但是又闲适了?我不知道,也不肯猜想。但我信任喜爱安定当然没错,势必会让人少一些俗念,多一些清欢。

当花落叶残时,又是否会莫名感染了另一种伤感,一段难以阐明的预言?不再去推测,前尘过往,我唯愿岁月静美,以一颗云水禅心,去享用安定。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