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文章 > 关于爱情的文章 > 情感文章 > 千指百指弹,柔肠万转

千指百指弹,柔肠万转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3-12-0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听一曲如水鼓瑟的杳杳 韶光 ,枕一席古色古香的馨暖华 梦 。我把想念镶嵌在琉璃瓦砾的罅隙里,君不知晓,妾亦不觉。只待清风拨弦如丝 雨 嘈窃,而你素颜换了浓妆,任柔肠歌舞随我钦羡。
 
    ——题记
 
枫林漫透江岸,云无声,风亦沉歇。相送的十里长亭外,驿马客栈边。草长凄凄,风声猎猎。你别过相守佳期,与百花陈辞,与天云道别,欲以一吻了千愁。而我紧握着 江南 墨韵,祈愿春风。别后佳情如旧,此生足慰。
 
回眸呢喃轻语的年月 ,好多小巧。惋叹漫妙如水的旧日韶光,何时归复?你自沉寂不语。而我执着 俯身捻一袭如水月光 ,弹一曲长歌当哭。也止不了花儿的浓郁凋谢,也止不了心腑的凛冽沉痛 。
 
忆曾时,你我相遇在 文字 的清雅里。现在时过境迁,景物枯瘦。你可还记得当年花前月下的吟哦诉语?红尘渺渺吹皱大江南北, 短 笛力歇声嘶,华裳残旧。唯一胸中半阙词章与长剑鸣和。
 
那时日,我是在梦里忆你念你的。在陈旧的石迹上刻你的姓名。我络绎过林壑古道,散步了半世沧桑,看尽飘渺落叶的悲凉凋谢。那用一生演绎的静美传奇,坚韧如心中水一般的庄重和安静。且不知这碧落的姿势,竟似浮生的荒芜暂缓。纵使零完工泥护了漫山 花草 ,又怎么?
 
只见你长袖曲折入了亭宇,取下古琴,抿眸纤手沉拨。安定,了此牵绊。那我的心,该怎么处置?抑或该随时节的情怀,氤氲成踏实薄雾?
 
心意里的怨,怨不得六合,怨不得苍生,怨只怨冥冥天意。仅仅若没有那一场相遇,没有那一场赌书泼茶的情味,没有琴剑和鸣的相许。此生,不会把文字里的清雅,当成眷念的诗而日夜在心口呓念。地老天荒了亦不肯舍弃。
 
想这人生 ,无非悲喜酸甜的改变。也唯一孤卧于心意的韵上,刚才恬美如溪,静雅如风。仅仅苦了唐风宋韵的美,不能适意如清秋的枫林,不能孤僻如一池睡莲。罔顾人间情仇。月光下,我的剑在悲鸣。烛光中,古卷情诗清雅了谁,却无一人相对。或伴我伐鼓踏歌,回眸慨唱浮生。
 
飞絮落花有余韵,枯灯残烛辋川情。现在红尘曲折,你又在哪个方向翱翔?我在这荒山偏屋的一隅冥想,你素绝于世的曼妙琴音,落在哪座竹篱溪涧的幽静中了?
 
念你的时日,一如念一个温香软绵的梦。想念就开在那最淡雅的一朵芳香里,而我独醉。犹自在心海的波涛中,晕染你双眸清波的涟漪。我心中的柔情,也百转千转万转的。在水光止境,摇着竹筏上忆想的词句随你而去。我知晓,山重水复的止境,你的芳踪正一再回忆;
 
念你的时日,也似品爵一杯清茶。环绕不休的茶香沁入心脾,亦增加思愁亦抚我心伤。谁能阐释这一世相逢的缘,是因何而生,因何而灭的?无言的抬头盛开了一场缤纷相遇,也凋谢了一页怎么办的结局。也因而,在年月的河里。我才愿把禅意收裹心中,萧规曹随地据守下去。
 
灯花摇曳着,许是浸染了我 怀念 的原因罢?这妖娆的火光,恰似我曾于落霞孤鹜双飞的松林里,幽幽眺望的一处秋韵之壮美。惋惜再也回不去了。只任由怀念之音回到那听琴舞剑,温书暖茶,笑靥成花的日子里去。而 魂灵 深处的 孤单 冷寂,注定,与旧日的忆想相惜相依了。
 
我追寻着你一路轻笑走来的迷路,苦觅红尘画外的 缘分 ,亦用真情烘托这一世为你波动的心意。却获悉,漆黑的幽冥深处才是我的归宿。算了,我知晓纵使我埋葬苦海,也换不回你的回忆。但是我的柔情还要化成天边的月,在西风独凉的塞外,在落霞千丈的江野,在你操琴题诗的窗前与你相伴。纵使年月飞逝,清风眷绾,此情不停。
 
所以我反倒豁然了,仅仅不忍不解不肯这撩人的愁肠为何总难以平复。日夜如枯叶上烦躁的蚂蚁,暗暗撩得人心花盛开。弱水三千情渺渺,想念难表黯魂销。千般愁楚或许只要尝过才知余味难尽。越是心猿意马,越是故意湮灭,越是避之不及。它就越是千般猖獗,越是烦扰得你心神俱焚。何必无端接受如此差役,轻谢了花期一段?愁情生,柔情灭。恍如一梦,妖冶的又何止风尘年月?
 
这次序里,丝雨亦似我这般解脱了。点点滴滴,淅淅沥沥,湿漓漓地下着。听上去有点苍凉,凄清,清楚。似乎谁的呼吁,又如这尘世的纷乱,分辩不出真真假假。却在脑海里空空构想出你的身影。一袭轻纱泼落亭中,看你高雅取下古琴,于幽静中就着一隅 烟雨 ,抚动琴弦。
 
那弦音跟着 鸟 声的啾啾,虫鸣的唧唧。和我心里犹如千指百指弹响的丝雨声,沉沉地飘起来了。你可知晓琴剑鸣和是你一生的夙愿,也是我的? 谁能解开这一道封尘千古的谜底?我那一袭停滞在红尘深处的情愫还在风中轻舞飞扬,而你业已回身投入苍莽。想是人生必要饱尝衣带渐宽,为伊瘦弱的孤楚。于灯火阑珊的人海,苍莽回眸罢。
  • 下一章节:什么叫真实的情人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