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爱情的文章 > 情感文章 > 时间让我又遇见你

时间让我又遇见你

来源: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4-02-25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站在岁月泅河的渡口,细观彼岸零星散落,数十年岁里走过的记忆,斑斑点点的洒在人们行走路途留下的脚印里,每一次的跌落飞舞都宛若一场美轮美奂烟火,绽放在迷离的内心深处。
  
  每一次从过往窥见内心深处都看见有茂密的雨林,里面各种鸟兽飞跃横行,有空旷的荒原,上面秋季燥热的风呼啸,也有宁静的树荫,下面开满了淡淡清香的野花,还有午后明亮的光线透过半眯的眼帘和不打招呼调皮钻进耳膜的草地上孩童们的山泉般清脆的嬉笑声。
  
  喜怒哀乐,离愁悲欢,每一根带着时光印记的麦穗都刻着年华里你不可复制和重来的模样。
  
  也许多年后我们还会在某个陌生的城市的转角不期而遇,那时的你已带了太多我不在时成长的印记和岁月赋予的风华,而那些都是我不曾见过的样子。
  
  时光又到齐眉长,来来去去的轮回里却无法停下脚步滞留在一道愿意随之繁盛随着埋葬的风景。你在哪道风景见过我,我又将在下道风景遇见谁。那些无法揣度的事情都带着美好而神秘的面纱,如烟花雨巷里擦肩而过的女子,她款款走来,却又姗姗离开。她姓甚名谁,芳龄几何,居家何处,这些都无从得知,无处可探询,无人可告知。
  
  生命这袭清凉而华丽的旗袍,来回折转,供人观赏,被没有规则或绵长或细碎的褶皱爬满。凡人便也如此,跌宕几个来回便满是沧桑,敌不过时光剪碎又长,敌不过岁月落地又扬。
  
  生命里所有过去的年华暗成一个岁月的缩影,随着尘世空旷而低沉的晚风飘向邈远的苍穹,最终洒落在无人涉足的峰岭,风刻雨雕的涯壁,洒落在世人不足惜的墙角,繁华奢靡的高楼。然后从尘埃里开出洁白的花来。每一个路过的人都驻足停留,为她清冷闪亮如水的芳香。
  
  都说手心里的纹路是宿命,于是一切像是命定了一样,你在我手心里的交叉浮现,延伸,而又在另一个岔道口骤然消失,不见踪影,无论走多远,我都会清晰记得你在我手心里呼吸的脉搏。
  
  那些寂静斑斓关乎你的记忆似夏日里孩童吹扬起的五彩气泡,飘散在我整个明媚而忧伤的花季雨季里,在一个名叫青春的年华里,发亮,碎裂,新生,消逝。生生不息,绵延不绝。
  
  那个女孩不再扎起马尾,那个男孩也已长成少年。
  
  记忆和时光都随那年单车的轱辘声渐渐走远,曾经萦绕耳畔的叮铃铃声响也随着我们成长之路的蜿蜒而渐消匿于幽深的山谷,融化于门前的溪涧。
  
  你是什么容颜,你写哪号字体,在记忆的小屋里翻箱倒柜也没能找出依稀痕迹。当我淡然从容以成人的姿态的站在过去的白衣飘飘年纪的回忆里,那些曾经在漆黑寂静暗无星辰的夜里在我心头掀起层层巨浪的记忆,如今只是温柔恬静的涓涓细流细腻的环绕我的左心房,偶而润泽那一片贫瘠的田地。
  
  不是岁月太长,不是衣裳太凉,而是我的心以无人能见的迅急速度成长,沧桑,然后衰亡。
  
  你已成人,我却老去。如若春风不来,请将我葬在紫色曼陀罗的花海里。我愿生生世世长眠此地,等属于我的少年翩翩而来。
  
  总说岁月太残忍,却忘了命运太仁慈。他从哪里来,却为何在逆光的尘世中停留,落在你的眼眸,你的笔尖,还有你荒芜成风无人耕耘的心田。
  
  命运赐予的姻缘际会总是那般的错乱,谁的深情曾给了谁,谁的眼泪又为了谁流,只是那人都不是最终停留,错的是谁,是缘分还是时间。
  
  生命里纵然有再多的错,那些在最美好年华里陪伴你的女子,都值得你以心相许。
  
  当看见了幸福的拥抱在前面等待,于是奋不顾身跌了进去,跌进深蓝的波涛汹涌的眼眸,跌进时光深深的轮回里。飓风卷起的漩涡淹没了所有与幸福无关的言语,爱的世界只剩下他的白亮如夏日阳光的白衬衣,他的淡淡甘草香气和温柔宠溺的微笑。
  
  她是他的公主。他是她的国王。
  
  踏上了曾经站在地面仰望却怎么也够不着的心心念念的关于幸福定义的摩天轮,看到下面满山的绿树顶上开满了粉色的花朵,它们是不是在等那个前世未了的缘,等那个人来到它的身边,摘下一枚别再胸前,于是那些备受思念煎熬的岁月和满树的温情暖玉终于有了它的归宿。
  
  花儿言:没人知,我们早在前世遇见,相恋。
  
  生命里总会遇见那个人,以他的意为意,以他的心为心。这是夙愿,也是宿命。
  
  用几年的时间去经历几个季节,忧伤侵袭风雨萧瑟的秋季,悲愁伤害弥漫却苦苦无法挣脱的寒冬,甜蜜花开飘香四溢的春暖。人生是不是就该这样“苦尽甘来”。
  
  是不是就该这样“柳暗花明”。
  
  此生有多长,余生有多苦。也许多年后,我会是一个迟暮的老人,坐在一棵开满花的树下,坐在午后暖洋洋的光线透过树叶洒在地上明明亮亮的斑点里,喝茶,摇扇,一点点的想起那些关于年少轻狂的记忆,微笑的像老伴抱怨那些错过的遗憾,然后带着那些美丽的遗憾,幸福,沉沉睡去。
  
  梦里,自己还是那个笑颜如花的女子,站在满山遍野的油菜花丛翩翩起舞,化身成一只紫色的蝴蝶,盘旋,然后消失不见。
  • 下一章节:自己何必为难自己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