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经典的文章 > 亲情文章 > 老镇子的故事

老镇子的故事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1-21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我毕业后分配在自己出生的那个镇里的幼儿园工作,工作比较轻闲,镇子里的人,都是彼此熟悉的人,时间长了,就有了一种微妙的关系。一种象朋友,又不是朋友的感觉。反正,就觉的彼此很熟悉了,可又不熟悉。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接触到很多的家长,其中很大一部分的爷爷和奶奶级别的。每次,我跟他们说起我是谁家的闺女,他们好象都认识。都能滔滔不绝的说起很多。从他们的嘴里,我才对自己的家人更加熟悉。
  
  一次,我遇到一位家长。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彼此不是很熟悉,所以,工作总的没法进行。后来,她问了我一句:"看你好象很面熟的样子,是本地人吗?"我赶紧说,是哦,我是的。她又追问了,是谁家的?我笑呵呵的说:"我爸爸是卖药的,在药店里。"她象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大叫了起来,猛的一击掌说:"知道了!"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她接着说:"你爸爸应该就是那个林家的少爷。人很好,很热心。你爷爷呀,人更好,当初,我们没钱买药的时候,他就送点,救了不少人的命呢。开药方也是不收我们穷人的钱。可惜了,文化大革命结束,他又去了,"说完,就沉醉在往日的回忆中。从镇里,老一辈子人的讲述中,我对自己的家族有了更深的了解,同时,也为自己的家族而自豪。
  
  爷爷,是从江西到福建来经营药材的,做的很成功。听说,在老家,买下了一整条街。大家都叫他;南城一条街。那个时候,人家都说,第一棺材,第二药材。棺材等人死,药材救人活。还有话说,是人就会病,是人就要死。病痛时时有,人死才一次。可见,药材的生意在旧时代有多红火了。据老人们说,爷爷是个慈悲心肠的人,医道好,医德更好,所以。满镇的人,谁不知道,林家的文华老板呀!即使在,国民党的统治时期,爷爷当了伪政府的区长,也没有人说他不好。反而是,大家都记着镇子里的文华老板是个大好人。
  
  爷爷的医道好。我经常,遇到很老很老的老人,他们都说,自己曾经有了什么病,爷爷的几包药吃了下去,就再也没有复发过。爷爷为人精明,抓药,没用称也可以,抓出来的药,误差不过几钱。这个,我在爸爸的身上也见识过,。爸爸在文化大革命后,就接替爷爷在医药公司里工作,那个时候,还有医药界里还有用老人,。考核工作,就是用手直接抓药,一付药,误差不能超过五钱,爸爸都能通过。而且,包扎好的药包,用力的甩出去,要做到不破包。有点现在"状元360"的味道了。爸爸在家族里属于不聪明的那个,呵呵,可想,爷爷有多厉害的。
  
  因为爷爷的关系,我在童年的时候很容易得到老一辈家长的喜爱。在他们的眼中,林家的的人都不会差到那里去,都喜欢让他们的孩子和我一起玩。而我也为那个没有印象的爷爷有了好感。从他们的讲述中,我还知道了爷爷是武汉大学的高才。这个对我也是个激励。小的时候,我总想把自己的功课完成的最好,想着我的爷爷。所以,我的成绩一直都很好,也让家长更放心,他们的孩子和我交朋友。
  
  现在,我在镇子里工作,因为爷爷因为爸爸的关系,工作也更加的顺利。
  
  老镇子,除了老人是这样,就是,现在的年轻人也是这样,彼此熟悉。虽然,我们可能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可是总有一种彼此熟悉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不是凭空来的,是老镇子长久的积累和沉淀。
  
  平时,我走在街上,遇到很多的人,他们都向的点头微笑,先生很纳闷,经常问我:"你认识他?"我说,我不认识。先生更纳闷:"那他跟你笑呢,跟你打招呼呢?"我笑着回答:"其实我真不认识,就是面熟。"真的,镇子里,跟你微笑打招呼的人,你不一定认识,就是觉的彼此熟悉而已,见面也就是微笑一下,点头一下。这样的感觉,让人觉的很温暖。有的时候,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微笑,而觉的一天都阳光灿烂的。
  
  这样的感觉,在市场里,最明显。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到菜市场买菜,那些小贩一定会极力推销他的东西,目的就是想让你买。给人的感觉不是很好,好象他的热情就是为了他的生意。在老镇子里,就没有这样的感觉。只有很熟悉的人,他才会跟你推销和介绍,一般不认识的主顾,小贩是不会这么热情的。这让你觉的,自己是他多年的朋友,其实不是。他们有的时候,也会做些让你无法理解的事,却热闹感你觉的绝对的舒心和放心。
  
  一次,我忘记了和先生约好了,要他买菜,自己又去买了。我到卖牛肉的摊子前,选好了牛肉,刚要切,老板忽然停下刀,疑惑的问我:"你家来客人了吗?"我奇怪极了,怎么好好的这么问了,摇摇头。那老板,干脆把刀放了下来。我催他:"切吧,我还赶回去上课呢。"老板笑着说:"刚才,你老公来买过了。家里又没有来客人,那么多牛肉就够吃了,买多了吃不完,要浪费的。"我不禁笑了起来:"没见过你这样做生意的,人家要买,你还不卖的。"老板很认真的说;"话不是这么说的。我当然想快点卖完了呀。可是,我既然知道你家里买了,又没有来客人,买多了吃不完的。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就不能不告诉你呀。你要是想买,我现在就切给你,哈哈……。"我最终因为他的提醒,还是没买。他也不介意,笑呵呵的继续做他的买卖。
  
  还有一次,我买青菜。挑选好了,老板突然,给我换了一把,我赶紧说:"我就要那一把。"老板有点难为情的,犹豫了一下说:"这把是昨天的,我放在这里打算便宜卖的,没有人要,就自己吃。 ww.theairwaves.net 你还是要这把吧,这个是今天的,新鲜的很。"说完,很麻利的给我称好装好了,把我打发走了。
  
  老镇子里的人,就是这样怪怪的。有点像老镇子,有点老了,老的让人不习惯了。
  
  老镇子,除了人有点老老的,房子也是老老的。
  
  老镇子里,有很多明清时代的老建筑。据说,也曾出过将军,也有状元,还有其他显赫的家族。不过,岁月流逝,他们早已不在了,留下的,只有他们曾经居住过的房子,仿佛还在继续讲述他们往日的辉煌和故事。
  
  我家在祖宅,原来是主人可能只是个富裕人家。
  
  老宅子的门窗上的雕花非常精美。最让我感动的是一套在门上的雕刻。那门由四扇组成。在每扇门拦腰的地方,都刻着不同的图案。连起来是琴,棋,书,画。里面的人物,表情生动,都在专注的享受着。专注中,又各有不同,下棋的,一手托着腮,一手两手指擒着棋子。眼帘半闭,凝神思考。绘画的,笔落宣纸,气定神闲,胸有成竹。抚琴的,玉指纤纤,凝眉微蹙,愁绪满腔。读书的,侧坐在竹椅,眉梢含笑,。主子们,个个都自得其乐。丫鬟们也不俗。下棋的在一边喋喋不休,指手划脚,焦急万分;绘画的,端着砚台,侧身欣赏,点头赞叹;抚琴的,闭目回味,脸颊似有泪痕;读书的,捧着茶,在身后偷偷窥视。窗子的上半部分的镂空的窗格,每扇窗子,都有个活动的,可以从下往上一直推到顶端的木板。这样,光线就可以控制了。我不禁为工匠的贴心设计而赞叹。
  
  老宅子,虽然雕刻很精美,可是,外面没有门房,只有一边的厢房,有两厅堂,所以,我想,她可能只是富有的人家。虽然,有钱,可是,房子还是不气派。
  
  我家老宅子隔壁的那间,估计比较显赫。有门房,有左右厢房,有三个厅堂。
  
  不过,这些,和镇子里的另外三座比较起来,就微不足道了。一家叫大园。据说有100个房间,可是人们只能找到99间,那最后一间的藏放宝贝的。几个世纪下来,有很多有梦想的人都想找到它,可是都没听说有人找到。不过大家坚信,这个房间一定有,因为不属于我们,所以没发现,它在等待有缘人。第二座,叫大衙。也就是衙门。很气派,小的时候,我站在那个大堂上,就会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总觉的自己干了坏事。因为,它太威严了。第三座是一将军府。它前面有个下马坪。意思是,文武百官,无论大小,到了这里,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尊贵至极了。
  
  在老镇子里,这样历史久远的房子很多。
  
  老房子,深巷中,还有古老的小吃依旧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小的时候,每缝过年,家家户户都会自己动手做小吃。做的最多的,是一种叫"果干"的东西。每年的冬至,主妇们就选用上等的大米,用一口古井里的水浸泡一个晚上,将米泡透,然后用石磨把它磨成米浆。每次看到白色的米浆沿着青石磨盘留下的时候,我就开始想象那美味了,使劲的吞口水了。接着磨好的米浆,用布袋子装好,压上一块大石板。等米浆拿在手上,有点粘稠的时候,就放在大锅里,用小火烤。一边烤,一边不停的翻动。这个很需要力气和技术,所以不是每个人都做的了的。
  
  那个时候,有这样的技术的主妇很受欢迎的。烤熟的米浆,撮成小手臂粗的长条,中间用手指压出一个小槽,这个是为了做出来的东西漂亮。这还没结束呢。还要,给他们涂上一种很鲜艳的红色素,等它凉下来。然后,用刀沾上茶籽油,切成薄片,晒干。最后,把晒干的"果片'混着沙子炒熟了,才算完成。乳白的"果片",看上去,就象一个穿着红裙子的调皮的小脸一样可爱。也有条件好点的人家,不用沙子炒。等到要吃的时候,用油炸一下,更香。因为晒的很干,可以放好几年呢。这个,也算那个艰苦年代,孩子们的一个幸福的记忆吧。现在,我依然时时回忆起那诱人的香味和等待的急切心情。
  
  "果干"是为孩子准备的零食。老镇,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豆浆面,桂花糕,笋宴,蛋菇,酒泡蛋……每种美食都让人难以忘怀。
  
  现在,吃的花样多了,可是,大家依然喜欢这些老风味。
  
  老镇子,就这样,淳朴的民风,精美的房子,古老的香味。静静的,静静的等待着……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