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经典的文章 > 亲情文章 > 记忆中的祖父

记忆中的祖父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5-09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幼年,如同大多数的孩子一样,父母外出工作,我在祖父的身边长大。祖父是个不善言辞之人,总是沉默而寡言,不嗜酒,偶尔抽烟。不吃肉,是位素食主义者。

那时候祖父身体强健,没有工作,包揽家里的全部农活,有时会上工。祖父会编织各种东西,竹篮,竹筐,竹席,草鞋,草窝,渔网,栅栏网。样样不在话下。而且,他是个热心的人,不管哪家有事请他帮忙,他都会尽力去帮,从不会推辞,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每年的元宵节,祖父都会给我扎兔子灯。他先把竹子削成细条,用铅丝扎成兔子的模样,然后用买的白纸将竹架糊好。兔子的眼睛则用红色的纸装点,再在下面装上四个轮子,在兔子的肚子里插上蜡烛。这样的劳作需花上两天工夫。元宵节的那时,我的兔子灯比别的小伙伴的红灯笼显着更加醒目,好玩。有一年,祖父扎了一个蛤蟆灯给我。只要提着蛤蟆灯,蛤蟆灯的四只脚会来回晃动,有趣得紧,羡煞了一群小孩子。

记忆中的祖父

春天,院子里的桃树,梨树全都开花了,满院香喷喷的。那些树都是祖父年轻时载种的。端午的时候,祖父会编一个彩色鸭蛋网给我。中秋节快到了,他会摘下树上的柿子,在柿盖上点上盐水。等柿子熟了拿给我们吃。祖父种的红薯,又大又甜。切开来里面是红心的,吃起来脆生生的。挖掘出来的红薯祖父分给左邻右舍。余下的会切成细长的条状,晒干,然后存贮起来。这些薯干成为在那个物质匮乏时代里我的最好的零食,我经常拿着薯干解馋,然后分给小伙伴们,一起分享祖父辛勤劳动的果实。

每年除夕,他会在屋子里画地宝。祖父如同一位画家,手握画笔,在地上描绘出各式各样的图案,那些图案寓意着吉祥与幸福,我唯有惊叹它们的美丽之外,对祖父又多了一层钦佩。

他喜欢听戏,也常常带着我去听戏,女驸马,王瞎子算命,王巧楼卖豆腐……台上的戏子咿咿呀呀地唱着,祖父用手轻轻地打着拍子。嘴里也咿咿呀呀地唱着。我坐在旁边,懂非懂地听着,却觉着有趣。后来,我一直觉得听戏是我的精神世界与祖父的精神世界一种沟通与融合。听戏的时候,我能看见他的精神世界的所思所想,那是一种愉悦的交流与沟通。

后来,祖父买了一台收音机。每天一边干活一边收听广播,我们的精神生活又丰富起来。他除了听一些戏曲,还喜欢听评书。什么五鼠闹东京,薜仁贵,三国演义,皮五赖子,他听得乐此不疲,有些还绘声绘色地讲给我听,逗得我开心大笑。在别人面前他寡言少语,在我面前他会滔滔不绝,他像一位大小孩,更像是我的朋友。

随着我渐渐长大,对祖父我又有更深一层的了解,他们这辈人,经历战乱,从小就是吃着苦长大,对于生活的本质看得透彻。对于他的晚辈,都是无私的奉献,只想倾尽自己的所有给予他们最好的,从不要求回报。而在我那幼小的年纪里,尚不了解给予,只知一味的索取,以为这些给予都是天经地义的事。

同时我又觉得他是内心强大的人,这种强大支撑着他的整个生命与情感,体现出来的是面对艰难打击所持的高贵沉默的秉性,对于生活的艰难与困境,他没有任何怨言。依旧抱着乐观向上的态度,并将希望寄望于他的后辈。

他对于我唯一的期望,就是希望我有一天能考上大学,不再过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带着他的期望,我每天都认真读书。可这一切,他终究没有看到。

他去世的时候,我十六岁。那天,他依旧在灯光下劳作。忽然感到不适,开始头晕,呕吐,父亲扶他上床休息,期间不停与他对话,他似睡似醒,意识渐渐模糊。我站在床头,内心惶恐,束手无措,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消逝,无能为力。一切来的太突然,没有任何先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无法接受祖父的离去。我总觉得他活在我的身边,如同在每个放学回来后,一进门,扔掉书包,欢快地叫着“爷爷,我回来啦。”他便从屋内走出来,愉悦地答应我:“你回来啦。…”我是如此一个贪恋温暖的人。

祖父去世后,再也没有人种红薯,红薯地开始荒芜,上面长满野草。从此后,我再也没有吃过又大又甜的红薯了。他已离去十八年,而今我忆起他,记下关于他细微的点滴,是对他再一次深切的缅怀。

  • 下一章节:偷走了你们的青春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