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文章 > 关于经典的文章 > 亲情文章 > 一碗饭的恩爱!

一碗饭的恩爱!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5-10-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自我记事起,一家人吃饭时,父亲盛的榜首碗饭必先端给母亲,然后再给自己盛。若尝着哪样菜好吃,必要夹点给母亲。笑着说︰「这菜好,不咸,你多吃点。」待母亲碗里的饭快完了时,父亲会轻声问一句︰「还有饭呢,再添点。」母亲摇摇头说吃饱了,父亲就说︰「那,来碗汤吧,你喜爱的丝瓜汤。」母亲伸过碗去,父亲拿起汤勺舀了汤放在母亲面前。母亲也不推让,安定承受。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重复着。

一碗饭的恩爱!

那时候的母亲在队里上工挣工分。母亲身体健旺,百来斤的担子挑起就走,每天早出晚归,无暇顾及家里。父亲牵着幼小的我去厂里上班,下班回家不管劳累,收拾家务,变着把戏做饭菜。天黑了母亲挑着空担子从田里回来,父亲招待︰「累了吧?」然后叮咛我︰「给你妈端凳子来!」接着端上满满一碗饭。父亲善做汤,汤料因地制宜,一把菊花脑,嫩莧菜,地菜皮,新鲜蚕豆,半根丝瓜,再打个鸡蛋,撒上葱花,就成了各种甘旨的汤了。冬季在地窖里起个萝卜,用蹄炖了,给母亲补身子。天热时,将饭菜先盛了凉着;天冷了,父亲将汤和饭菜放进草焐子里,用棉袄捂住,母亲多晚回来,总有一桌暖洋洋的饭菜等着。

父亲心细,家里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到了冬季,父亲从不让母亲的手进水,洗碗洗菜,洗衣服之类的活父亲一个人包了。他戴上顶针,钉扣子,补缀衣衫被子,针脚整齐细密,一家人日子清贫,但身上穿的从来不破不漏,干干净净。村里的女人们仰慕母亲「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美好日子。父亲经常对我说︰「你妈在外面风里雨里地苦,给她盛碗饭还不是应该的吗?你妈手上脚上都有裂口儿,夏天还好,到冬季全开裂了,地里的活现已够她累的了,我在外上班,帮不了她什么忙,回到家就想让她捧上个热饭碗。」

现在,父亲母亲都已是垂暮之年,吃饭时父亲仍然坐在饭锅边,榜首碗饭仍然是先端给母亲。

那一年探假回家,全家人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饭后,我端茶给父亲,却发现父亲正单独渐渐嚼着剩余的半碟辣子鸡,吃得脑门冒汗,眯着眼楮说︰「辣嗖嗖的,有劲!」又悄悄地说︰「你妈不吃辣,我好长时刻没有闻到辣味了。」我心里一酸,母亲岂止不吃辣,太甜太咸太酸的都不爱吃。父亲为了姑息母亲,做菜时总是就着母亲偏心的那几种口味,而自己的喜爱早已丢在了年月深处。

往常的夫妻,平平的日子,能有个对自己知冷知热的人,凡事想着自己的人,一日三餐可以给自己端上一碗饭的人,就很知足了。母亲实在是美好的。驀然惊觉,父亲给母亲盛饭,现已盛了一辈子了。父亲,也对母亲好了一辈子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父亲那辈人或许不会理解其间意义,也没有说过一个「爱」字,但父亲却是实实在在地呵护着母亲,那每一次递过来的热腾腾的一碗饭,就是父亲无言的爱,足以温暖母亲终身。

  • 下一章节:故土,我回来了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