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生活的文章 > 心情随笔,生活随笔 > 难免埋怨时间的手,把相爱写成相爱过

难免埋怨时间的手,把相爱写成相爱过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3-09-0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52岁的老赵已然成了典型的家庭宅男,这便使得他愈显福态。年轻那会儿,一双浓眉大眼不知迷倒多少姑娘,头发也不似现今这般稀疏,还有越发显现的啤酒肚,怎么看也像是熟透了的西瓜。
  吃罢晚饭,老赵刷洗完锅碗瓢盆,90平米的空间里怎么也看不到王姝的影子,老赵摇了摇头,知道那女人一准又是跟那几个老女人垒长城去了。他不由的感慨起来,都说婚前的男人如辆越野跑车,想怎么开就怎么开,爱怎么跑就怎么跑,婚后就像一列火车,得在特定的轨道上按码限速的行驶着,还不能出轨,有了孩子后,还得拉货。
  老赵理所当然的想到跟她同床共枕了二十余载的王姝。之前一直觉得她就是旁人嘴里说的那种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的美人坯子,而且温柔大方,知书达礼,这样的女人嫁给了他,照楼下的李大脚的话来说,半夜睡觉他都该笑醒了。可是,怎么突然他就觉得厌倦了。先不说她那走了样的身材,纤纤杨柳细腰早就被吓死人的水桶腰所替代,单看她那因搓麻将熬了夜的蜡黄的芝麻脸,充满血丝的一双死鱼眼,还有那苍白的腊肠唇,就足以让老赵生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王姝很会收拾自己,常常她往梳妆台前那么一坐,捣拾捣拾,便又像模像样了起来。但是老赵大多数时候是要面对王姝不经加工的面孔,还有那满身松弛让人作呕的老肥肉,外加那张除了睡觉才会消停的嘴。
  想到这里,老赵这些年来积压在心坎的消极情绪像小宇宙爆炸一样噼里啪啦炸了起来。他破例没有和隔壁的老周头去小区的活动室下棋,也不想和楼下的王大脚去广场跳舞,更不想戴着老花镜在刺眼的灯光下看些隔靴搔痒的大河报。等他把屋子里的每块地板都踩遍了,也没能想出个释放情绪的好办法。突然,他瞥到茶几上用来招呼客人的大半包大中华,静静的躺在那里,但他还是把伸出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他实在经不起王姝那120分贝的大嗓门在寂静的夜里旁若无人的咆哮,这点他已经深有体会,再者说,老赵还想再多活几年。
  按下遥控器的电源按钮,老赵仰卧在宽大的沙发里,像小时候在母亲的怀里一样享受。但是每个频道千篇一律的新闻联播让老赵不由的骂骂咧咧起来。电视里永远幸福快乐的国民和国家领导人无休止的出国访问让老赵骂了句粗话:娘的,咋就没见得赵爷我有一天这样快活过,关了电视,揣上一件外套,锁好门,老赵便满腹心事的下了楼,期间碰到跟他打招呼的老周头,他也没注意。
  走了约莫一顿饭的功夫,老赵见到路边停着的一辆北京现代旁边一个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小上很多的姑娘正跟一个看起来年龄跟自己无二的糟老头搂抱在一起,老头的手还不安分的在那姑娘身上揩油,老赵气的骂了句老牛吃嫩草就走开了,也不管那对老少情侣听没听见。
  又走了大约百十米,突然听到有人喊“赵大伟”三个字,他条件反射般的应了句“诶”,待回过头来一看,不由的愣了下。
  老赵年轻的时候想要结婚的对象不是王姝,而是一个叫作徐岚的女人。当时和他一起追求徐岚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成了徐岚的老公,另一个就是此刻站在老赵跟前的胡力。有人说,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老赵此刻感同身受。他和胡力此时大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他做主要和胡力去喝两盅。胡力没有推辞。就着几盘小菜下酒,老赵便打开了话匣子,而他积压多年的愤懑也总算是找到了出口。
  老赵忘记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但是一进家门,他的酒就醒了大半,他是当着儿女的面在王姝面前立誓不再沾酒的。他手忙脚乱的进了浴室,三下五除二的扒光自己,还破例用了王姝的玫瑰露,等他毁完所有的犯罪证据,都大半夜了。
  老赵钻进被窝,酒劲又上来了,头也昏沉起来,于是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老赵被一声沉重有力的狮子吼给吓醒了,睁眼一看,王姝正瞪着一双充满血丝的死鱼烟,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老赵,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不用想,老赵也知道王姝输钱了,果不其然,待发现老赵酗酒后,更是撒起泼来,她先是拿来掸灰的鸡毛掸子对着坐在床沿一声不吭的老赵挥舞了起来,老赵理亏,吃痛也吱声。王姝见状,更是恼了起来,她就是讨厌老赵这副闷葫芦样,于是随手拿起床头柜上摆放了二十年的台灯朝老赵砸了过去。立时,老赵的头便破了道小口子,鲜血汩汩的顺着老赵的头流了下来,王姝一时也吓蒙了,但二十几年来积攒的虚荣心让王姝没法立马收手,也更不愿让步,她更加变本加厉起来,堵在房门口,依然用她那高分贝的大嗓门不停的开炮。老赵再也没法忍下去了,抡着巴掌朝王姝的芝麻脸挥了过去,王姝完全没有料到老赵会反击,她不管不顾的朝老赵扑了过去,张嘴便咬,手脚也没闲着,一齐作战。老赵一改往日谦谦君子的形象,一脚踹在王姝的腿肚子上,揪着王姝的头发,又是一巴掌扇过去。看着老赵满脸的鲜血和猩红的双眼,王姝这才有点后怕起来,所幸老赵还残存着一丝理智,扯着王姝的衣服用力的把她摔到床沿便走出了房间,离开了家……
上一篇:凋零
下一篇:知我心者终葬此苍茫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