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文章 > 关于日子的文章 > 心境漫笔,日子漫笔 > 做一个高兴的读闲书之人

做一个高兴的读闲书之人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6-06-1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周日晚上送女儿去校园。帮她收拾床铺时,发现枕头下面放着《三体》、《哈利•波特》、《梦铃的法力》,周围还放着给她买来用于应急照明的手电筒。立刻就要中考了,看她仍是这样地看闲书,就气愤地问她:“不到二个月了,怎样还有时间看闲书?”她呵呵一笑,答道:“一天下来比较累,睡前翻一翻,放松一下!”无话以对,说得没错,我不也常常枕边放些闲书,常常睡前翻一翻的吗?己不“正”,焉以“正”妞,心中暗自叹一声:“且罢,且罢!”

回到家,洗完澡,躺到床上,玩了一会手机后,就天性地拿起一本书翻将起来,过了一会,困意上扬,顺手一扔,关灯入睡。

晨起上班路上,头脑中无不时地闪现“闲书”二字。何为闲书?从字面了解,大约应是与正业无关,招供消遣的书。那么如此,我算是一个爱看闲书的人,枕边一般都会塞着几本。

新近有一段时间,放着的是小说。通过一段时间探索,感觉小说,主要是中篇以上的,不大合适放在枕边。假如是极爱看的,往往看了前面想知道后边,依依不舍,困了也不中止,揉揉眼睛,一页接着一页地翻,却是很风趣味,惋惜睡觉没了,书看完了,已然天光发亮;假如是有些艰涩难明的,如古文字词较多的小说,再如人名超长的外国小说,没看几页就会引起困意导致入睡,若第二晚再接着去读,那早忘了上晚看的内容,只要从头再略翻一下,如此,一本书会总也看不完。妞看的《三体》、《哈利•波特》、这一类书也是小说,但不同的是,这类小说她已看过多遍,当今放在枕边睡前翻一翻,有消遣,也有温故知新之意,如当年我在底层部队睡前常翻看《红楼梦》相同。此类可到处而览,也可到处放下入睡,不同于新的小说需自始至终顺延阅览。

当今,我的枕边一般放些体轻浮、篇幅短、内容松懈风趣的书,如近来放在枕边的《一口气读懂清朝12帝》、《风花雪月说红楼》、《资治通鉴故事》、《2014我国漫笔精选》、日本禅宗大师山田无文的《和颜爱语》等。这些书多是篇幅短、独立成篇的小散文、前史故事、短篇小说、精巧诗篇或“心灵鸡汤”,随意翻开都能读下去,随意抛开也无所谓。至于哲学理论类的,除非患了失眠症,不然决不让它们接近枕边,当然,我这种水平,也不会让它们走进我的书柜。

枕边闲书的优点,在于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相偎相依,又不劳萦怀。另枕边枕边,多用于夜晚临睡前阅览。当白天褪作夜晚,当纷扰让位安静时,翻开台灯,拿起书本,就翻开了通往古今中外的门,迈进那扇门,便可与智者先贤把臂而谈,了解古代帝王事,探寻奥妙不知道地。此刻,是最闲时间;此刻的人,是最闲的人。捧一本闲书,悠闲地读,或坐、或躺、或仰、或趴,闲适而又安闲。当然现在妞看闲书就没这么气定神闲了,而是一个鬼鬼祟祟的“看书贼”,要时间避免宿管教师的忽然“突击”。年青的,或是从前年青的读书人,应都有过这样的阅历,不是躲教师,便是避爸爸妈妈。

唐代诗人李涉在旅游寺院的时分,无意中遇到一位高僧,言语投机,一番长聊,在纷扰的世事中取得可贵的悠闲,作诗云:“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一个“偷”字,极为形象地阐明“闲”之可贵。试想,古人在无手机、无网络催命的年代,姑且宣布多么感叹,况且今时?当今的咱们,何时才干偷得“闲”呢?如同也许多,看电视可曰“闲”,手机刷屏也可曰“闲”,对酒当歌时也可曰“闲”,可这些“闲”,又几有与“心”相通,与“雅”并肩?

春夜杜鹃鸟啼伴着花香,夏夜雨后的新鲜裹挟着湿漉漉的蛙鸣,秋夜虫鸣的低吟浅唱跟着柔情的月光,冬夜吼叫冬风奏着思乡曲,穿过窗纱,跟着目光,融入在言外之意。此是何相同的闲,何相同的领会,何相同的高兴,充分着自己,也在放空着自己。

此生,愿如易安居士般,领会“枕上诗书闲处好”,持续,做一个高兴的读闲书之人!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