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校园的文章 > 校园文章 > 妈妈,我

妈妈,我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3-10-11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被掩盖在黑夜中的雨还在肆意的下,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拥挤的宿舍又飘起了朴树那首我曾听过无数遍的《白桦林》,熟悉而忧伤的的旋律合着缠绵的雨声流入我的耳中,拉开了我漫长的思绪。喜欢朴树的歌,喜欢他那忧郁的眼神,喜欢他双手捧着麦克认真吟唱的样子,那简单的节奏包不住欲说欲休的迷茫,他说出了我们一时说不出的东西。“人们都是这样匆忙的长大,那些疑问从来没人回答,那些东西大麻都不能给你,那些风雨你也别想逃避,…关于未来请你坦然,不要离开,不要离开。”也许只有在朴树的世界我才能找回我自己,找到我那青涩而不加一点修饰的天堂。在那里我在也不用沩装,可以随意的忧伤。可是他的音乐又是那样纯粹而且感伤到了极致。让我又不敢轻意去触摩,我怕那无穷的沉郁和孤寂像一触既发的山洪一样将我吞没在这无尽的黑夜中。听着,听着,突然觉的自己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锚,一个人朵在被窝里添食这自己的伤口。只有在午夜梦回时回忆那了草的过去,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翻阅着涩涩的华年和那一道道单色的风景线…
  
  那次中考过后,我上了一所乡村高中,原因是我不愿踩着父亲用一沓沓人民币垒成的梯子爬进重点中学,本以为能过段轻闲而又辉皇的日子的日子,但一切都是意料之外,这里并非我想象的那样美好,这里的人也都会考试,也能像机器一样做卷子。老师有时只注重学习好的,而忽略我们不记,偶尔想起我们时,总会送我们一句话:后边的别说话了啊,上课了!小时候老师每次发卷的时候都会说:哎呀!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难道你们是猪啊!而现在一发完卷老师就会坐着直达车到一位学习好的跟前说:还有哪一道不懂啊?很显然我们现在连猪都不如。同桌告诉我,在这里只要你分高你就是爷,我想我在这里可能要当一辈子孙子了。当在N加一次月考中,我突然发现自己竞然一朵藏在倒数后十名中,这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记的角落。冷笑了一下后,拥起了一阵想哭的冲动。妈妈,我…有时候总觉自己的生活中冲满着糜烂与腐败,因为有高考,所以阳光永远赶不走校园里的阴暗。朴树说十八岁是天堂,我们的生活甜的像糖。而我的却是一杯隔了夜的浓茶,可乐一样的颜色中全是中药汤一般的苦涩味道。
  
  春天到了,又是一个季节。2010年6月中诀定命运的三天像三跟扯动生命的琴弦,把我的生命束缚成了一个弱小的蚕茧。早在初中我们就开抱怨这些高考制度.那时的班主任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你无法改变世界,那就去改变自己。我懂了,至少现在。我每天起早贪黑在教育制度面前功利的匍匐着,我不知道知道这样活着,生命是在原地踏步,还是又回到了起点。隐约中似乎听到了朴的《召唤》“生命就这样丢失、在那片苍茫的林阴路上、我真的想回来、在我死的那一刻、它们在召唤我、我为他们而活!艰难感动、幸福并且疼痛着…”妈妈说你要好好学习,这样才能考上好大学,不上大学你是找不到好工作的,我们不能养你一辈子。我们都会老的。每次说到这里我都会不觉地打个冷颤,于是我便问自己是害怕了吗?怕什么?
  
  我曾想过五年后的我,苍老且一无所有,那时我会提着我的那把破旧的吉他,背着一个硕大的旅行包穿行于大街小巷火车站傍,夜晚混迹于各大酒吧舞厅纸醉金迷,然后不断地在各个城市之间旅行,漂泊三五年之后,也许会有自己的乐队,然后发片…只不过想想而已,真的想想而已,我们的道路和旅途还掌握在妈妈的手里。我曾幻想我在将来的某一天在一望无边的麦田上拉着朴树的衣襟任风吹动我们发梢,大声的叫喊着。我们唱《活着》唱《那些花儿》唱《我爱你,再见》…唱一切我们想唱的,就这样迷失在阳光里永远也不会老去。[尾声:朴树说,妈妈,我是金子我要发光的,韩寒也这么说。我也想说。但他们说我是垃圾,不是金子,金子不是我这样的,金子要上清华、北大的。!于是我沉默了。妈妈,我……妈妈,我……]
  • 下一章节:悲伤逆袭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