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伤感日志 > 一切如故

一切如故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3-03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浅草静静地在被月光铺满的小路上走着。柔和的月光照在那一大片荷塘。正值夏季,莲叶一片连一片铺在水上,荷花犹如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害羞又不失优雅的站在水中,出淤泥而不染。微风轻轻拂过脸庞,远处飞来莹莹的光点,萤火虫打着灯笼,在荷花上头互相追逐、嬉戏,好不快话!
  
  也许因为经常来这的缘故吧,喜欢上这儿的一草一木,每年夏天的每个晚上,她都喜欢在这里走走,就连下雨了,也打着伞,在这里雨中漫步。只有这里,她才能暂时忘掉心里的那份浓浓的忧愁。两年前的那场车祸,使她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也失去了属于她的快乐。无论多么努力的微笑,心里却总有一个洞,在不停的漏气。也许,生命,自出生的那一时起,就充满了不完美的事情,让我们去面对和承受吧。
  
  “汪汪——”一只可爱的小狗打断了浅草的思路,那只狗狗欢快地向她跑来,迎面扑进了她的怀里,亲热的又抓又舔。浅草下意识抱住狗狗,一股熟悉的感觉在心里萌发,情不自禁地叫了声:“妮妮。”“汪——”狗狗愣了一下,继而更加欢快地舔着她的手,那亲热劲儿难以言状。自然之间的情谊的流露,那种人性本色的依恋,深深的让人感动着。
  
  这感觉不仅只有人类独有,也许,在有灵性的动物世界里,更加的纯情!浅草心里蹦出一个念头,心里跃雀起来,抱着妮妮往家飞快的跑去。
  
  “妈,我回来了。”浅草迫不及待的大喊。“浅草,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咦?妮妮怎么回来了?草儿,是不是记起什么啦?”浅草妈看到妮妮大吃一惊,而后惊喜的问。浅草摇摇头,在妈妈失望的目光下回到了自己房间。
  
  房间里。浅草努力地回忆着:妮妮真的是我的狗吗?我和它怎么会分开呢?有和那场车祸有关?一连串的问题使浅草的头又疼了起来。算了,不想了。
  
  有了妮妮的陪伴,浅草平淡的生活终于有了一些快乐的味道。这天晚上。浅草依旧带着妮妮在荷塘边散步。突然,妮妮兴奋起来,使命拽着她往前跑。“汪——”在浅草快要跑不动时,妮妮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扑到了一个人身上。“对不起对不起。”浅草连连道歉,抬起头,一位年纪相仿的男子正抱着妮妮站在她面前:细长的眉毛,清澈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一位帅气的男生,正一脸惊喜的望着浅草。“浅草,你还认识我么?我是凌浩啊!”男生一脸激动的问。凌浩?他是谁?认识吗?“凌浩,不认识了,以前是朋友吗?”浅草说完,静静的望着凌浩。“哦,算了吧,我们一起走走吧。”凌浩失望地转移话题。“恩,好的。”
  
  “我想回家了,谢谢你今天陪我,再见!”浅草告别。“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那……好吧。”浅草犹豫了一下,回答。两人静静的走着,谁也没有说话。“妮妮,你怎么跑到马路中间啊,快回来。”浅草着急地向马路中间跑去。“哎,小心!”凌浩大叫。来不及了!一辆大卡车飞速的向浅草开来。眼看悲剧再一次降临,千钧一发之际,凌浩猛地推开浅草,“嘭!”一刹那,浅草记起来了:凌浩是她的男朋友,是他们一起抱养的妮妮,是他们一起发现的这荷塘、月色,点点滴滴,滴滴点点……一切的一切,都记起来了。“凌浩!”浅草尖叫一声,扑过去。此刻,画面定格。
  
  医院里,手术室门口。“医生,他怎么样了?”浅草急忙问。“这位先生福大命大,已经没事了,可是…”“可是什么?”“可是他变成了植物人。”什么?植物人?“哐当!”手里的手机掉在地上。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让我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岁月,浅草推着凌浩,在荷糖边走着。“凌,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一起发现的荷塘,你看,那萤火虫多么像星星啊,一闪一闪的,多好看…”浅草静静的说着,又轻又柔地说着。就这么走着、说着。突然,凌浩的手指动了一下,慢慢的,挣看眼睛。看到多么令人惊讶的一切啊!月光照在脸上,萤火虫不停飞舞,荷花,荷叶,还有…浅草。“凌,你醒醒吧,看看这一切啊,看看这人间仙境啊。浅草依旧说着。再也忍不住,站起来,转身拥抱浅草。“凌,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浅草又惊又喜,眼泪“唰”流了下来。
  
  月光里,一对拥抱的情侣。人与自然,在这个世界里,充分的演绎着生命存在的形式和意义。荷塘、月色,依旧如故!
  • 下一章节:怀恋的时光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