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伤感日志 > 荼靡的殇,静默的收场

荼靡的殇,静默的收场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3-03-12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滴不完的相思血,抛不完的相思豆,挥不走过往的唯美,我们只有又一次沦陷。守了千年的红尘画卷,终于被浮华的流年斑驳,我自倾尽韶华,泪入孟婆汤,驻守三生石,就为了紫陌红尘中的那人流转的目光。眼波流转间,我们不负当年的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却也温文尔雅,静玉无暇。
  杨花萧萧,落在了谁的指间?风雨黄昏后,月华如水,千万缕的愁绪萦入怀中,究竟怎样的千丝万缕把我们的尘缘放归到一处。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你再不是当年的此间少年,我也不是巧笑倩兮的如斯少女,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我们没有过不去,只有回不去。遥想素衣清颜的明眸少女,豆蔻年华,一身娇柔,如斯年华,却为了一个人,守了一座城,尽了一生心疼,依旧痴痴等着缘分落地生根的那天。岁月斑驳了一圈又一圈的年轮,她一直在等,从铅华淡妆等到了白发苍苍。她承诺过,紫檀未灭,我亦未去。只不过,当时玄机案旁的入对出双,而今也形单影只了。
  从花开到花落,从红颜到白发,他从意气风发到命途多舛,一直念着她,因为指点江山,挥斥方逑的志向。他,离了她,离了那座城,他也无颜再见她。曾经的誓言,曾经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别经年后,也变成了当时的一句失言。或许,自己根本不是她的良人,她悠悠二八年华,怕是早许了人家,别有心情怎说?尘封到泛黄的回忆又断断续续的流转,她等了一辈子,终究没有缘分续当年惊鸿之缘。当他有勇气回到那个小城,就看到村口的新坟,回来听人说她弥留之际的话,她要亲眼看着他,回家。第二天,两座新坟立在了村口。
  爱情,就像一张纸,把它弄皱了,无论怎么弥补,都再回不去原先的样子。断瓦残烟,也不是当时流觞取水的盛景,短暂的缠绵也穿不过千山万水的阻拦,从会了相思起,便害了相思。相思的人,总是比寻常人苍老的快,还是灼灼年华,心却老了许多,再没有当年的流光溢彩,也失去了思考的功能,不过是心荒芜了,有在临水静居翘首凝望的迷离,或者隐居花开古刹轻颦轻笑的清浅。情难收,枉自凝眸,欲遇难言一点忧。
  我自认从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看到流云借月和那身若隐的青衣时,也会有几丝惆怅涌上心头,徒徒惹了一身的烦。我也自认从不是无情之人,但往往让闺蜜泣不成声的煽情剧,到我眼前就成了闹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早就过了痴心妄想,意乱情迷的年纪。前世的擦肩,今世的相逢,我若还有心,我用百年的孤独换来在你的阡陌徘徊,我用千年的回眸换来在有你的古道等待。只是,我失了你,也失了心。
  一声幽幽的叹息,敲疼了我的心绪,化作了一盏清灯,彻悟了我的菩提,如此荼靡的殇,不如静默的收场。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