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情感日志 > 岁月静好,只因有你……

岁月静好,只因有你……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2-25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好像现今的天气,冷得发寒,却依旧可以找到温暖。偶尔在半夜蜷缩在被子里,哆嗦着迷迷糊糊睡去,梦到诸多可能与不可能的人,然后天亮。
  
  心里渐渐开明了,释然有时只是一瞬间的时,不在乎到底是三个月还是四个月,兴许在那一皮秒,想要遗忘的已经没必要念念不忘了。九哥说三个月什么都是浮云流水,再思忖着果真是这般。
  
  日子飞快,来不及仔细回想,writeonthewater,流言,writeinthesky,飞语,也都一并过。只是还是会伤感,没有那么浓郁了。似乎早先年总是爱用“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而今品味着,些许好笑,些许惆怅。
  
  记得“开心果”,我、微微还有章章。想起那些明信片,想起那些儿歌,想起那个童言无忌的年纪。或许还有贼旭、老陈及老蒋的经典搞笑组合,模糊了,笑意仍在。天各一方了,又好比李李去了北平,嘟嘟漂洋过海,那个年段的我们,差异无可避免的愈放愈大。高考结束的暑假,很难得的聚了一次,尽管总会有许多的物是人非,却仍然是欣慰的。再有和嘎萌她们打工赚来的钱,也如数被我买了衣服以及给外公外婆的水果。然后想起张爱玲说过的她自己,赢得的第一笔稿费就买了只口红。女孩始终是臭美的。
  
  其实难得再写什么了,看了蓝蓝的日志,鼻子又是红了的。逗在空间里写说真正的幸福的时刻似乎是与父母通电话的那几分钟,我期望我也能尽快如此成熟得领悟父母的爱。我感谢并且享受着你们带给我的每一分钟的快乐。我不知道那些莫名其妙的感伤究竟从何而来,总是有那么些许时候惊异于自己所拥有的莫大欢愉。时常感动着我的让我习以为常认为理所应当,而那些意料之外的感动又如蝴蝶效应不断放大,我该试着调整自己,珍惜寻常与不寻常。
  
  一零年的十八岁生日,没有如儿时想象那般举行场盛大的成人礼,高三的紧张之余总有些是让人难忘的。那天刚剪得“五四”头,兔耳朵线衣加蕾丝衬衫,萝莉得与十八岁成人形象格格不入,英爵里和崔、文子还有小汀的小聚,烛光温暖。还有真正生日那天的蛋糕,跑进厕所用某人的手机预订,邪恶的看见那条草稿箱里短信,老妈特意下课过来陪我在校外的济康馄饨店吃长寿面,都是我不想遗忘的。前些日子妈妈打来电话,说整理我房间的书柜翻到好多乱七八糟的玩意,我执意留着,蓝蓝小礼盒里琳琅满目的东东,娘子的笔筒刻着“一步一步走过那么许多年”,却无法在这里列清单般的一一细数过去。都说女孩挑剔得很,礼物是件头痛的事,于我,我爱你们送的每一件东西,好比亲手画的铅笔画,还有LED创意灯……
  
  碎碎念很多,跨度被我一下子拉得很大。兴许可以回过头再数一次。零六年的时候,丫头片子一个,已经开始感慨岁月的变迁,脑子糊涂到一位还是零伍年。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有翻看日历的习惯,但是过年了,新年的挂历必买。
  
  感慨着就进了华茂了,那时的相约,又有如再次相约去二中般,世界很小,绕来绕去终究是这么些地方,但是车程越来越长了。原先的十几分钟,在一零年的九月,拉到了至几十个小时不等,所幸同一片蓝天。想起娘子的话:初一的时候看你傻不拉叽的,后来渐渐正常了。遂想起那时的自我介绍,真的幼稚有度,不比如今说了千遍万遍的“唯兹佩之可贵兮”。头天晚上的睡衣晚会,头天的“花烛洞房”,乃至日后在方头“法拉利”的声音渐行渐远后的“T台走秀”,都已成过往。
  
  花开一瞬间,香留几万年,holdinthehand,又似乎是崔最爱的那句,刹那间永藏。
  
  往事已成云烟,我不过也同样祈祷岁月静好。
  
  人总是贪婪的,我贪婪得希望每个人都说我的好。曾经和某人说过我不过是自私得将自己与圣母相比,自私自利地祝福大家,以此获得自己的心安。但是我毕竟不能令所有人都满意。
  
  大学宴的那晚,很感谢大伙的安慰与激励。实在不能用太多的言语再去记录那些个已经过去的过去,所做无非“推陈出新,革故鼎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扬弃。庆芳的拥抱,王爷的纸巾,文科小男生的一首浮夸,那么的歇斯底里。谢谢力宝陪我走去江边,不过那天真的好冷好冷……至今纠结我是怎么妥协小胖这个老爸的,却能记得陈姜导学如何在军训时对我照顾升级成为我妈,感谢你们对我的关怀,这个真的不是凑一起的“老爸”和“老妈”。
  
  想起那几天爸妈为了让我开心,三个人去唱歌,不争气不争气,哭了,回去的路上,老妈一个劲的哭,老爸逗我说你把你妈都弄哭了,破涕为笑,但是妈妈收不住了,离家万里,不消多久,异国他乡,真的就是离家万里。记得高二半夜在学校哭着写过封信给爸爸,却是在那时,就铁了心想出去……选择了,心甘情愿。无论是否为逃避。
  
  又有很多的对不起,无从说出口。国庆的恍惚,如崔所言,没有必要。想要珍惜的,来得及的来不及的,过去的未过去的,但凡曲未终,人便未散,总而言之,曾经以及现今,有你们真好。文子点的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在脑海里清晰。对不起的那个谁谁谁,在意与不在意。遂想起那首诗: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平淡、寂静、安宁……
  
  再美好也经不住遗忘,再悲伤也经不过时间,我必忘却了想要忘却的悲伤,记住了我不愿意的遗忘。
  
  收起那根牵了千丝万缕的金缕线,解开那个团了该与不该的郁结,感谢上苍赐予我所有拥有的,感谢赐予我所没有的。而今去翻论语书,在交友那一章,还能瞧见你们的名字:老宁、老毛……感谢那个意外的拥抱,原谅我所有的不是与悲伤,亦如我同样所改的签名,对你“有的人远途回来”的报答与回复。
  
  我所未提的亲爱的们,休要悲伤,我愿记得你们的好,也请记得我的好。原谅我的曾经,张狂、执拗、娇纵、自私……
  
  谢谢每天清晨串串的早安,谢谢高三时期萝卜的“闹钟”,谢谢梦依,谢谢柒柒、谢谢维~
  
  方才Lisa送来了酥饼和药,懒惰的我蹲在鞋柜旁上网,替林夕向凯爷说声抱歉,同时为我今早的高数扼腕。
  
  百里偷闲,拾掇些即将与用不遗忘的些许。
  
  岁月静好,只因有你……
上一篇:我在夜总会的爱情
下一篇:夏雨之孤独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