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记 > 情感日记 > 再不回忆就忘了

再不回忆就忘了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2-2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午觉被吵醒后,我站在走廊的窗户边上看雨。恩施就像一个爱哭的小孩,只是偶尔一惊,于是就长哭起来,缠绵婉转的小雨,细细柔柔,束手无策,你无法预测它还会下多久。
  
  隔着操场,远处是未被垦完的山。一眼望去,一失神,就看到了自己的小时候。
  
  小时候的秋天不是这样。那是鱼米之乡偏北一个叫汉寿的小城,长江自西往东穿过,沿着河流两侧蜿蜒而开的是无尽的平原,每到春秋,金黄的油菜花和麦子便齐齐地洒在原野的各个角落,像碎了的满地黄金,映衬着人们欢喜的脸。
  
  小孩子更容易满足,那会儿没有PSP,变形金刚也不像现在这么普及,我记得当时电视里播的不是喜羊羊与灰太狼,每天放学铃声响起的那一刹那,男生们就飞奔地冲出校门,他们真的很忙,因为奥特曼开演之前他们要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那时的我还不具备揣摩女生心理活动的功能,只是看着扎着羊角辫穿着碎花裙子,手拉着手唱着歌的她们,想着她们为什么不着急呢,难道她们就不想看奥特曼吗?后来慢慢地我就理解并融入了她们,因为我花了很长的时间终于明白了世界上原来真的没有奥特曼。这令我十分苦恼,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信仰崩塌。从那以后,我就天天和班上其它女生一样,手拉手慢悠悠地走回家,我们都很认真地聊各种话题,有时候是七仙女,有时候是洋娃娃。
  
  那时候也没有计算过时间过得有多快,回忆起来唯一印象深刻的画面就是,深秋的黄昏,两边的田野里是金黄的稻穗和麦子,夕阳把小姑娘的脸印得通红,她们拉着手并肩向前迈着小碎步,羊角辫欢快地在两肩上跳舞。我记得她们每一个人的样子,可是画面中唯一的那个短发女生,样子却越来越模糊,直到现在,我已看不清她的脸。
  
  短短几个秋,一转眼就是六年。对于才走出小学的我们,六年还不足以让一个人成熟。
  
  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潇洒,只知道班上有个字写得非常飘逸好看的男生,于是我们认为他很潇洒。也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恰好当时班上有个长的漂亮的女生,朗诵很好,于是我们认为他们俩肯定是爱情。也许太小,我们还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形容那种情谊和感受,一边单纯地快乐又一边懵懂地憧憬。我们渴望经历未来,可是未来是什么,我们连想都没有想过。小学毕业之后,朗诵好的女孩考上了本地最好的中学,男孩则分到了我们隔壁班,于是这段被我们认为存在的爱情又被我们认为破裂。
  
  孩提时代的单纯,就像恩施秋日的太阳,之于现在的我们是可望而不可即,亦或说是回不去。
  
  那样的秋天,一碧如洗的蓝天和金黄的麦田,午后的阳光洒向吹口哨的少年,那样的梦,睁开眼又是另一季秋天。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