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风雨人生,一场寒凉

风雨人生,一场寒凉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2-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满天的星星点光,伴随着拂晓的歌唱,脚步踉跄,手捧寒凉在中心,不忍回头看。昏暗的灯火,站在风雨的墙角,没了前行的方向,多少富贵已成伤,烟雨风尘,我仍是我,目的,目的多了一场寒凉。
  
  ---------那转死后的落寞
  
  地寒天凉,守望月圆又残,视野之外,黄叶遥落,幻想倍添。那句温暖,再也没有听见。薄墨的纸页,侵湿远方的地平线,满天的繁星缠绵,向着离去的方向。书桌上,一本发黄的纸页,我看了又看,夜更长。今夜的苍穹上,一轮圆月徜徉着回视,冷风也起,新年嘶声力竭,枯叶尽,踏着碎碎的感伤。
  
  已是很多年习气这样,蜷缩在乌黑的星光,酒囊饭袋的日子,让我踉踉跄跄。白纸黑墨,写满了悲歌。天荒地老的情感,利诱了将来和过往,终其终身,尽伤如数。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孤寂,看着离场,不敢眺望远方,生怕迷路的空阔给了我倒茶,冷酷的国际,看着过往,挥洒着苍茫。
  
  我看着韶光,看着风雨往后的人生,早年抹不去,未来看不着,好像空气也是湿润的滋味。生命向来便是悲秋的墨迹,在行进里,谁都难逃崎岖,对错无法看透,漠然的脚印,人人都藏有自己的故事,悲欢苦乐看淡了,才有洗净铅华的悠然,才有沉积后的安静。
  
  不再笑语着悠悠,思维越发厚重,芳华已过得太远,老练衰老的心态,不再是做梦的年纪,曩昔的挥之不去,将来的迟迟未来。不经意间,现已从幼年的悠远走到今日。或许,有人说,咱们这终身,要走很多条路,幼年垂直坦道,而现在的行进是羊肠阡陌,无论怎么,路要自己走,苦要自己吃,任何人给予无法依靠,便是孑立行进,也不畏缩,孤寂据守。
  
  生命短短几十载,一转眼便仓促结尾,苦涩的泪水,落落而去,带着少许惋惜。不再神往的神往任何东西,行进千山万水脱尘,只要惨淡的冲突,实在的感觉,生命的万物都视为惨淡,艳丽的芳香时节,都已在我的死后走远,化成一股云烟散去。我倍加爱惜生命,小心谨慎把人生恋恋不舍。
  
  就在此年的3月,我亲见外婆的离世,那天天空暗淡可怕,她就慈祥的睡在那里,不论母亲的嘶声力竭。她的身体严寒,嘴角含有笑意,母亲说,她是含笑着离去,还说了她吃到了想吃的东西,穿戴了她喜爱的绸衣,所以,她满足,所以,她是含笑而去的,还说她走了叫咱们不要伤悲。
  
  生离死别,就像电影一幕幕划过,人生一场,年月寒凉,还有什么比生命值得重要呢?生命在此,怎么的容易,又怎么的困难,人生便是一个轮回的体会,多姿多彩,富贵盛年的终身,且极端时间短。闭上眼,总算是夸姣的,让思绪游离想去的每个当地,一路狂奔,没有曩昔。
  
  借用韶光的手,为所剩的余年铺开一个春天。孤立的背影,不怕被风击倒,不怕被雨淋湿。如此浮生,如此流年,惨淡演出,只要此生的开端,没有来世的重演。破碎的风尘,我的心里一向装着阴雨天,我就挑选这么静静的如此浮生,得到与失掉的利诱,苦不胜言,下一站的尘土路,不仍是相同,只要孑立。
  
  拂晓的安坐,为日子舞尽青霜,黑夜白天的片段,每一个旮旯烟雨着尘土。人生的华章就如盛世焰火。一个国际的盛典,看透了欢颜,看透了结局,大风里的湿润,生命里的离散,在挣扎里无法。蜷缩在风雨夜晚,踉踉跄跄的迷路,就这么步步维艰,烟雨风尘,谁把人生苦不胜言?
  
  流星划过的夸姣,被青翠年月点滴过往,看待人间,看太多人仓促离场。深夜凉出透,北风拂过我的脊柱,我左右摇摆在这冷寂的苍凉。散乱的烦恼,深夜的街灯好像也在神往着美梦,我不再有芳华,不再是做梦的年纪。人生好像也这么碎语,漆黑的一幕,不远千里,我看见了天空里那颗最亮闪着花伞的星星,我相识一笑,奔驰的尘土,冷冷清清,早已习气了夜的陪同。
  
  深夜清凉的月色,欣然所失。我写了一行文字,文字下面,是读者的心。“读了你的文字,忽然有一种感觉,假如是我,绝不爱你!只愿你用一干二净的文字,描绘着生命的趣味,素常无华,也不要为情所困的凄美绝伦。”挥袖许多的惆怅,心中的那唱孤寂,在净土里凄苦无依,太多浮华擦肩而过,细细品味,只要自己魂灵还在。
  
  走过年月,看到的结局千万。曼珠沙华血红的妖媚,黛玉葬花的凄惨,白娘子许仙凄美的爱恋。暖暖寒寒,一路的悲歌和倒茶的双眼,都在回想的影子里残损不胜。一处景色,一朵花开往后,谁知道它妖媚往后的凋谢?
  
  山山水水走远,那些风吹过的秋天集合在回想中,仰视不知名的天边,成为最不想掀起的一帘忧伤。懂,是年月美好往后的画面,伤,是一种旋绕的痛苦,年月的奴,步履着消逝,变幻成了永久无法交错的孑立和孤寂,在一会儿的灿烂里,过往云烟。人生便是这样,开端和结尾,都注定了结局,写满了苍凉!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