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伤感散文 > 人鱼的传说

人鱼的传说

来源: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4-04-21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一轮弦月,敲开了夜的忧郁,轻盈地从在海平面缓缓升起,那是一盏她写满约言的心灯挂于天边,悬燃着所有欲说还休的话儿,散成满瀑银辉的符点,落字为诗断句成行。

纤思如影,逶迤的缱绻要跟随几世轮回,才可以模糊了他的容颜、他的青衫?翘首相望的清眸充盈着烫心的咸涩,载满赤灼的悲伤却没有一丝温度的暖;摇摆的鳍尾曼妙翩然的流转,纵然如霓裳羽衣般令人魂萦梦牵,却也无法游出这片海的束缚抵达魂脉深处的彼岸。

相思成海,寂寞化水,天水相隔的依恋鸿羽怎书?扯裂千年的鳞片即使可以化作桃笺,可滴血的伤口又怎会是那一笔碳墨点成的殷红?琴声低泣,天歌凄远,心泪溅做银河岸畔的繁星,闪闪烁烁点成云端断断续续的冷;夜色做茧,月光抽丝,穿梭的记忆织就海面上粼波的斑斑点点,推涌吞噬而去的是被拍碎的涛浪,残留凌乱而止的却是抽搐真髓的疼。

她最大的快乐就是没有眼泪,所以她不会品尝到尘世间最难以下咽的苦涩,而她最大的悲哀也是没有眼泪,所以她痛彻心扉的嘶喊只能淹没在海的咆哮里,无论如何的辗转也不会有人听到她哭泣的声音。她影入世人眼睛里的,也将永远都是朦胧月光中,那个一陌清远飘逸的倩影凝成天地间的优雅,那个一袭淡淡的轻愁婉约成水面上荡漾开的馨韵。

夜色迷蒙,晚风沁凉,踞于礁岛,掬一捧海水梳理发丝,临水而照的花颜可以融化尘封的冰雪却牵不住那段随波荡去的尘缘,千年灵秀的身姿可以挽住行云流水的更迭却拉不紧情深缘浅的红线。执手梅妆的轻点,落于眉心的朱砂弹指间却晕成了眼角眉梢轻颤的冰愁;簪戴钗环的娇媚,别于鬓角的珠花明灭处却映出了唇边腮畔的忧怨。

她虽是鱼,却是海底的公主,是碧波间端丽的仙子,以丹珠凝神,聚日月精华之气幻做真元,以上善若水之德度化成形;他虽是人,却是凡间的骄子,是宇内倜傥的檀郎,博百书之长经纶满腹,集笔墨之魂出口成章。他是人,他立于船头朗朗成诵,抑扬顿挫的轩昂拨开碧空万里的晴朗;她是鱼,她追随于船底倾听窃记,清婉静柔的翩舞荡漾开浩海细数的涟漪。他是人,终要漂洋过海登岸后扬长而去,她是鱼,已注定要隐藏在蓝色的微冷中,沿途慢慢收集着一路的悲伤折身而回。

她只是鱼,即使贵为海底的公主,也难逾越五界定律的天堑;他只是人,即使心有感知的乘风破浪而来,也难遁去凡身相守千年。她冰雪聪明,她天资聪慧,五道轮回之规,她纵然没有如此深厚的修为也能看得明白。于是,回眸一笑的嫣然就是她留给尘世天水相接间最美的风景。

时光荏苒,岁月斑驳。今又月圆,彼又月缺,月圆月缺都流转不走她沉淀下来的思念。静夜如斯,如果你愿意可以清心感知,看!弦月南,是她迎水相望的流盼;听!弦月北,是她浅唱低吟的呢喃。清歌一曲的音调,起起落落的都是她相寄无从寄的阙词,微叹一声的喘息,聚聚散散的都是她要言却难言的心语。

千年人鱼,万载流传。就让她做一个梦相托吧,填满他心中所有的空隙,在他不经意的转念中也会忆起一鸿惊艳的翩羽;就让她摘两颗星相赠吧,放入他某一刻驻足眺望的眼里,于是黑夜中他就会看到她是如何的相忆;就让她留一张纸相诉吧,告诉他还有一尾如此纯美的人鱼,带着对他的痴恋深藏于海底;就让她煮一壶酒相邀吧,以一怀浩海明月的宽广,来酬报她已随帆逐远的那个檀郎。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