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伤感散文 > 散后天边,此生莫问奴归处

散后天边,此生莫问奴归处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4-2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旧日厚意里残留的余温,在缘分渐行渐远间退避成一丝薄凉。

窗外夜风细雨如沙,声声切切,敲落了院子里的梧桐、敲破了朱阁上的琉璃,不休不休,我在似梦非梦之间徜徉,我竟然看到那个我等了很久很久的人,风轻云淡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我不语,就这样抬着眸子凝望着月下人。他好像像是在和我说话,他的声响,仿若碧落黄泉的那一声叹气,很轻很薄,雾相同的环绕而上:

顾寒,你要去何方?要保护好自己、珍惜好自己。

既无缘,何相问?

三更天,也衰退,月色如莹,风中传来他的气味,一人立于月光下,青丝披散。一阵暴风吹过,卷着他的气味消失在不远的天边,遽然,下起了雨,好大。雨点打在我的脸上,我的脸那么痛,心也那么痛,千重雨,千行泪,湿尽了红尘富贵。

常常深秋夜未央,愁几何,梦几何?我身紧闭于痴情深处,已荒废了几度春秋。一丝一毫的浅笑,一点一滴的孤寂,似乎是纠葛在眉间的烦恼,也似乎是残灯下深深浅浅的弄影,与自己共舞至窗前。冷情,清凉,一如飘飞的柳絮,着不到边沿的孑立。看着外面的清幽凄凄的院子,听着偶然而鸣的寒蝉声,长长的,怅怅的,幽幽的,充满着角角落落,如落英飘飘扬扬,零零碎碎纷繁。

其实我只想做一个痴情且平凡的女子,浅浅的手心能抓住自己和心爱人坚贞不渝的爱情。我不要做一个等候美好的女子,那临水中的影照不照看,纷飞的花可不可望,于我都不及他万分之一。

可世事竟忍受不得我有半点希望,总是把仅有的丁点梦想消灭。

在烛影摇红,夜不成寐的晚上,青铜镜里,情谴忧人瘦,薄酒单衣,梦里还留君意,莫名的情愫向谁言吐?那眉远如山,眼若清泉的男人容貌,久久挥之不去。在日以继夜的想念折磨下,我日渐形槁,身犹风形。

挑花是孤寂的殇,插手,断肠。三千零落,流通的孑立而并非绝世的风华。推翻了回想,忘却了来生,只剩下一枝碧血的染就,碎了柔肠。

没有人会懂得院子深深处住着一个孑立的我,一个容颜瘦弱、满腹心事的女子,每日执笔依托回忆描摹成画像,用丹青刺透纸上的孤寂,用细腻感染院子,用想念布满了天空的深蓝。细雨丝丝,桃红缤纷,芊蔚青青,寂夜的影子孤立地挂在油纸窗上,忧心徜徉,透过那清凉的淡光,幽幽轻叹。

漫漫无尽的长夜,我翻来覆去,总算理解他仅仅我苦苦等候的那份挂念,仅是我此生无尽的守候。

没有他的日子,我便会在门外桃花丛里,细细数那里怒放的桃花。

莫在花开花落深处盼人归,只怕幽情谁得知。

爱情总伴随着严酷,人间男人皆不念情义,这真是千古不变的?女子注定为情痴狂,也是遵从不变的。

他乘风而来,又随风而去。我闭上眼,再张开,四周空空,本来,戏早已散了,连带全部的心意,悉数散去,只要我,单独坐在烟雨桃花的三月。

苍茫,恍然吵醒,眼睛倏张,心里一片空无。一滴泪悄然落下,浸入尘土,这人间,恍若一座苍凉的坟,无处留连。

所以,晨鼓暮钟,一心向佛。

斜阳照窗,清风冷禅,一盏青灯。我浅笑,前尘往事在心中亘古穿越,剪去三千烦恼丝,让美女、惑情、迷尘通通成为昨日黄花。站在红尘之外,无悲无喜、无怨无尤。香火袅袅升起在回望的眸子里,这儿,或许才是我的净土。听隔墙木鱼声声,心绪静若止水。

冉冉青烟,环绕着一世恍然。日日担水、挑柴,在积雪掩盖高低不平的山道上困难行走。偶然停足,我抬起凄迷的双眸,观烟袅绕。梵音如潮,泛动在幽静山沟里,阻隔全部尘间浮华。落日正半坠于顶峰之腰,应或是傍晚时,总能深刻地预知到殒落的命运,其间带着最多的是无法。

散后天边,此生不要苦苦相问我去了何处。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