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伤感散文 > 记忆深处的那条河流

记忆深处的那条河流

来源: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6-02-2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引子:“古道西風瘦马,断肠人在天涯”, 多少往事在脑海中回忆…………

故乡的天,故乡的黑土,故乡的風,仿佛成了脑海里翻卷着的海洋,故乡的古老苍桑驿道,古老的土房民居,朴素的千里草原,都折叠成记里那厚重的窗花。

记忆好像在寻觅着什么?站在高高的楼宇之间,看着街上灯火通明,人们穿行在钢筋水泥构造成的牢笼里,一个个恰似野兽,囚禁在无奈与贪婪之中,无尽的欲望挥洒着时光的轮回!

记忆与脑海,神经与梦境,构画出一丝丝水墨山水画卷,一幅幅、飘扬着对故事的描述。

心的回忆,梦的延伸…………

寻觅着清风与明月,高高悬挂在山峰古树间,追忆着淡淡的草香,静寂着心与虫儿的鸣叫,想着金色桂花溢满小巷,弯弯曲曲静静悠然,梅雨的泪滴儿,轻似雨雾飘逸百天,常驻着青石小路古镇木屋,历史与古朴、长长青石小巷、弯似月牙儿的小桥、还有那偶尔几句听不懂的“芝麻糊、哎呀!小香包子呦、香草粽子哎,桂花糕啦!”一阵阵挑担叫卖声穿过濛濛细雨,让清凉的古风平添了几分清淡,走出古木的浓浓历史,轻盈的脚步踏响了青石小巷的宁静,静静地坐在青石桥下,七、八层台阶步入了江南水泽湿润,倾听古琴的悠扬,静静地品味着,三三两两的小螃蟹、爬上枯燥的肢干,水中的鱼儿,一群群游过,对岸上八、九个小媳妇、小姑娘用红木制成的板子拍打着衣物,涓涓流水湿润着各式衣物,“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夹杂着琴弦之音飘扬,拧成了水雾雨丝清音,古朴悠悠。偶尔有三三、两两打着花纸伞的江南妹子,轻盈如雨燕般走过那如烟如雾的小桥。涓涓流水,静静清音,细风摆柳,如烟如雾、淡淡清清、小桥流水、濛濛细雨、小巷石路、静听琴弦、似梦似真、往事回眸、有如昨天的故事,飘逸在古木窗铃前的摇曳中。

远处的一条条河水缠绕着古镇的厚重,那一方方不大的油菜花海,铺洒出金黄与翠绿。还有那雨雾中高高的一座座山峰,构画出江南的朦胧,和山峰上那一层层、一片片茶叶的碧绿,遥遥相视,似真似幻,还有大山里的一座座古庙寺观,古寺钟声,悠悠然飘逸着古老与苍桑。

泽水围田,靠山茶园,依水鸟鸣,青石山路,台阶弯沿,水气隐桥,山水泽国,雾笼山恋,古寺红墙,铁塔香鼎,烟雾燎绕。

走在红尘的街道,喧嚣着人群的行程,“春风化雨忆往事,滢滢星火映清风。明月何时祭古人,潇潇烟雨堪回首”。

我站在古老洮儿河古渡口对岸,心在回忆前生的脚步,今夜无风无月又无夜,风雪依旧吹皱了黑土地的年轮。冰雪没有消融,冰河依旧封冻着往事的车辙,唯有雪儿飘飘扬扬洗涮着冬的思绪。

心在沉思,血脉浮动,昨夜放行的纸船,因迷失了航向而搁浅在岸边。洮儿河不是无法泅渡的苦海,作为你河心岛上的一颗枯草,我曾历经风雪,也曾沐浴阳光,瞬间灿烂又凋零,这也许是滚滚红尘中的一段“小夜曲”, 徘徊风与雪的黑白, 我不能就此停浆,在那条往返了多少次的航线之外,还有另一条航道通向人生的彼岸。

记忆,如缕如烟;如鸿若鹤;人生,滚滚红尘;踏歌而行,风雨彩虹,飞沙雪舞,江南塞外,若梦若幻,述说一个苦行僧的传说…………

上一篇:秋天的雨
下一篇:感伤离别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