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未锁小雨

未锁小雨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1-24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一>木桥/橙色
  
  若是斜桥顾不到橙色光芒的身影,那是何时的野花摇曳,也把浮现在眼前的画面弄乱。记得曾经的过往未顾明月,是不是下玄月的细以及淡白的光芒,映衬不了飘散画面身后的碎片。不过都若这木板桥的划痕,只为岁月等待以及它的风霜吹袭,悄然地恋上在身边的野花,就会不理会岁月的打扰,只不过时间总是很匆忙的样子,同时带走木桥的隔段时间的落寞以及欣喜。
  
  我没在谁的耳边诉说,关于这段记忆,或许它被允许躲在光芒的角落,闭着双眸,安然的倾听独自对那段时光的诉说。
  
  你可了解,驻足有时只为一段安静的光芒,让它从侧脸而过。
  
  木桥下的流水声小,就算隔着不远也未必听得到,谁会在乎这样的场景。我是否可以想象木桥对着时间安静,它早已深深地沉溺其中,不理会谁的打扰。
  
  在此之前,我简单的以为橙色光芒习惯有人依偎的方式;从此以后,比我更懂的时我曾丢失许久的这样的场景。
  
  某个时刻以一种旁观者身份,安静的走在木桥上,在光滑泛起岁月擦痕的栅栏上放上双手。我想以这样的姿态,不去遮掩曾经遗失的画面浮现眼前,就算满目苍白溢出眼眶,也许只有经历过才不舍得用手擦拭。
  
  这季节不理对错,在木板吱呀的声响中而过,以及洒在我侧脸的橙色光芒。
  
  <二>旋律/等待
  
  耳边仍旧是同样的旋律,只不过过眼飘散的是一段未描述的景象。若是靠着灰色树下,怎样对白?而我只是喜欢上这首单曲中包含着心情的旋律。虽我未说,而它却把我亲手散落满地的心情碎片逐一细数,直至我把耳机用力地抛起,同时失去自己的摸样。
  
  我早已习惯在红色撞墙的落影下,是否转身回眸就可邂逅所想象的画面,不过这样的方式是否算是一个镜头,只是不被放映,不被剪切。
  
  你可了解,恋旧有时只为一场独自的等待,让它从双眸空白。
  
  恋上一场未被风雪覆盖的等待,或许短暂回眸默写下要诉说的话,只是这场风雪戛然而止,大片的光芒照射下来,刺痛了眼睛。来不及睁开双眼,一切便恍惚而过,伸出手黯然的停在空中,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收回。
  
  或许依旧默许曾仓猝断开的旋律再次在耳边响起,即使这场繁华是如此的心痛。
  
  如今仍记得许久未听到风铃声响,那挂在屋檐下的风铃,轻摇着风所吹过的岁月。那时仰望多久,双眸间表露着最初的希冀,是那么热烈真切……,等到时间又停留,只不过捎带着恋上的旋律,却没了风铃声响,一切都是那么的匆匆而过,都是过客,毫无掩饰。
  
  <三>天台/裂锦
  
  离开时紫色风信子正盛开,路过梧桐树时未见小雨淋漓的景象。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