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茶花劫胭脂泪

茶花劫胭脂泪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4-25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半帘微雨湿流年,一剪东风破春眠。只缘浮生一擦肩,几世轮回为君妍。

——题记

不知天,不知月,悬崖前,我是一枝孤独的茶花。天上的云,树梢的月,各有等待去留,各有聚散圆缺,而我,是天地遗弃的一粒沙,是季节遗忘的一瓣花,记不起前尘过往,握不住明日暖暖阳光。寂寂幽林,默默无闻,误了春风,负了秋月,只盼望,有一双多情手,轻轻的把我带走,连同我的温柔。

岁月无情,流年日深。那一世,我仍然是一抹嫣红的茶花,赴春的盛宴,晓饮珠露琼浆,暮浴如血夕阳。红尘痴念,候碎时光点点,望断秋水长天,一梦千年,君不见,花落谁边?那一天,苍天怜悯,赐一白衣胜雪少年翩然而至,虽是布衣,然不掩朗朗风骨。许是迷途羔羊,许是上天旨意,你我相逢在这悬崖峭壁前,我低眉俯首,犹抱绿叶半遮脸。一阵清风拂过,我衣袂独舞,散落欢愉片片,柳眼梅腮,只为君妍……终于,你目光闪烁,电光火石喷薄而出,似要把我消融,你颤抖的手,轻轻扶了扶我的腰肢,一声叹息,怅然离去,任我千呼万唤,你不再回头,瞬间消失在这漫漫山野……

红尘梦断,落英缤纷,飘零于悬崖上的片片花瓣,染血归尘。缘份聚散如雾如电,我非昙花,你却仓促一现。回不去的昨天,剪不断的痴缠,唯求菩萨准我最后一世轮回,于奈何桥边,断然拒绝孟婆的软泡硬磨,蘸一碗清泪,三生石上,刻下你我的姓名,纵身跃进忘川河,一等,又是十年。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几度辗转,我悄然走进寻常百姓家,熬尽严寒相逼的冷冬,数尽春暖花开的日子,如今,我傲立群芳,迎风绽放,绽放新的希望。只是哦!那一世的翩翩少年,是否与山河共换颜色?苍老了朱颜?磨损了英姿?三生石上的海誓山盟,是否被烟火熏染得模糊不清?曾经的沧海是否几度桑田?茫茫人海,何处觅你行踪?灰蒙蒙的苍穹,不理凡尘俗事,自顾自抛洒着千丝万缕情愁,一任我湿了相思,碎了美梦,也许,前世今生的宿债,莫问是缘是劫,金风玉露一相逢,天涯海角绕无穷。

三生泪,化作纷飞雨,终无悔。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