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我已能做到在城市与乡镇生活间自如转换

我已能做到在城市与乡镇生活间自如转换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6-05-04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大剧院、图书馆、音乐厅,不经意间成了我近期最频繁光顾的场所。周末的短短两天,我不是在听讲座、听音乐会,就是在参加户外运动或者技能培训。于是乎,工作日里因全职工作带来的紧张忙碌,并未在周末得到丝毫缓和。这种状态于我而言,虽然偶有疲累之感,但大多数时候是沉浸在充实的愉悦中。

我出生于赣南的一个偏远乡镇,10年前,我从所在县城的高中考入心中的圣地——北京,几乎在一夜之间实现了从山沟沟到大都市的“飞跃”。此后,又因各种机缘,我相继转战上海、广州,如今已基本定居广州。

这些年里,我即使还未蜕变成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城里人,也至少可以说完全适应了大城市的生存方式。零次栉比的建筑物、形形色色的公众场所、各式各样的面孔或口音、拥挤的公交车和地铁车厢、熙攘的菜市场、相见不相识的小区居民,对我来说,已属司空见惯。成天抱着智能手机或盯着电脑屏幕,到处找Wifi或网线,是我的正常状态。早上8点起床(周末偶会晚起)、晚上12点就寝,也已成为我的日常作息。

然而,每年至少两次的返乡,已是我多年的惯例。在乡下停留的那段日子里,没有Wifi没有网线(因家人不常用网,便一直没有特意安装),我过着与城市截然不同的生活并享受其中:与年迈但仍耳清目明的祖父母围坐桌边唠家常,陪母亲爬山种菜或下地耕田,同年纪相仿的弟弟妹妹在节日里携手走访邻乡的七大姑八大姨,独自到儿时伙伴们家中串门……8点的晚饭过后,夜幕落下,夜生活缺乏的小镇上,室外行人渐少(夏日里有时会出现一些广场舞表演而已),家人也渐次熄灯入睡。

习惯晚睡的我无处可去又无法入眠,我便翻出特意带回的读物逐字逐篇细细品味,或者打开精巧的笔记本电脑、插上耳机静静观看已下载保存的电影,或者在电脑上码字构思一些文章。这般僻静的夜晚,是繁华的城市所难有的,我曾用无数个那样的夜晚,完成了我的大学毕业论文和数篇艰深晦涩的思想史作业。

我认同多数人的观点,大城市里,挑战与压力不小,但际遇与便利同样很多;在乡下,生活单调甚至一成不变,多数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它有宁静和祥和的一面。尚属年轻的我,固然不愿意长驻乡下,更愿留在大城市用青春作赌注,去拼得一份多姿多彩、无法预见未来的人生。但我也不愿意失去那个生我养我的故乡,不肯放弃每年两次的返乡回归之旅。如今,我已能做到在城市与乡镇生活间自如转换,我真心希望将这种“两栖生活”一直延续下去,直至某天我不得不在两者间择其一。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