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散文漫笔 > 执笔千文,只求你一眼相观

执笔千文,只求你一眼相观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2-2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悠悠年月,情结千古,沉浮人间沧桑。萧萧人生,哀绝忆往,悲叹凡尘红伤。
  
  ——题记
  
  萧风瑟起,樱花漫天,回眸经年,诠释了天荒与地老。又是谁?千年的哀痛,推翻了人间的荒芜。
  
  白云苍狗,淡看那小桥之下,水溪经流人家,随同着水相同的挂念,悠远永久;位于闲庭,看那白云,云卷云舒,与云相同飘扬的怀念,漫长稠密;观远那天之涯与海之角,与那路遥相同长之又长的哀愁,千丝万缕。现在唯有孤寂无边,默品着生命的孤单。
  
  站在沧桑的人生轨道之上,穿过年月的长河,捡拾流年的画面,让我牵挂,牵挂。而全部你赋予我的忧虑,让我云水一梦,纵我穿过年月的浪花,寻找终身的地久天长,可也一直在你的斑影之外。因挑选,让咱们异地相隔;而时刻,让你忘掉以往。多少次月缺变圆,但是再圆也不复当年月圆。当月落星稀,梦里呢喃,在多少个夜晚时,一个人在默默地守候。或许,韶光是收藏着那些最美回想的驿站。
  
  走在微凉的红尘深处,我弯起腰将年月捡回,重温相知的年月,悲叹人生自是有真情,当芳华年月流逝在你我眉间,那时刻短而甜美的瞬恒,缤纷而欢忧的思绪,宛如冰镜,映照出一段铭肌镂骨的花絮。那是泪水与怀念的结晶,尽皆化为花的香味,随风散失在六合之间。如此竟是这般的不胜,悄然将思绪融入这份悲惨之中,本来的本来和那些的那些已逝去。剩余,缄默沉静,用心倾听……
  
  当一场孽缘浪迹在红尘之中,是前生的情缘来牵扯咱们当代满腹的指华素染。在流年里,掩埋着咱们从前衰老的曩昔。当除掉尘土,翻下你新的页码时,又处了在生疏,错开了这场凡尘红恋漂泊的间隔。但是,你我别离站在情河的对岸,而你乘风泛去,看你逐渐含糊的背影,抛弃!可我愿用一世芳华年月,来交换一刻的枯灯微光,为你照亮等你归来。而苦苦的痴等,你却不归。或许,当咱们的流年抵挡了回忆的牵扯时,我会自觉在红尘中渐渐沉沦,阒寂。
  
  梦落尘土,流年衰老。咱们不在是少年,来到了现在的举轻举重的年月。真是往事不胜回忆。曾在渊远而深邃的梦境中,逍遥在无法掌握的虚境里,那柔情万缕却逃逸着实际,辗转在虚无缥缈的迷离和明晰里,毫无言语。一路无声,只沉醉在画中有诗里,毫无厌意。一缕清香入怀,思绪却飞遍了天南地北。有怎么!恋眷今夜痴情,竟无语忧怨生,只落凄美,言语何处愁,倚窗望,旧日年月又现,一片落叶归,魂销梦破,情断处,誓词葬埋,逸恋相送。一片萧索,莫笑年月的沧桑。
  
  今我重温翰墨,执笔千文,用那沧桑年月,编写一份刻骨深邃的情感,轻吟孤寂的年月,素手执笔,愁对宣纸,轻描淡写的笔力,走在苍白的文字和感伤的诗行,写尽千年的伤悲,刻录了那从前不肯消逝的回忆,留下了那些独守在年月一角的从前。也溢满了我心底最深处的欣欣希望和落寞。这些一点即痛的文字,是我神往的,也是我惧怕的。写在这韶光里的一帘心思,记那梦里年月的一席,以我偏安一角,独守我一方之隅。
  
  夜幕降临,穿临烟渚,望着渺渺情怀,暗自慨叹。顶风对酒,畅醉言诗歌,为得千寻一梦,只求你亲眼相观。
  • 下一章节:浅笑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