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又忆松花江夜

又忆松花江夜

来源: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4-03-04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昨天和朋友闲聊,说起雪夜松花江上有野鸭在游,朋友满脸惊奇,眼里露出的尽是艳羡,“哇,真的,那不会是鸳鸯吧!”
  
  由于工作的关系,经常跑外。那次我和同事去东北哈市,正赶上一场瑞雪的降临,我们就近住在松花江畔的一个宾馆。晚上九点多,我们吃完饭回到宾馆,由于外面雪下的正急,也是由于喝了点酒的缘故,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总也睡不踏实,同事倒是鼾声雷动,索性我便披衣而起。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夜已深、雪正急、松花江畔,独我一人”,想想就有一股冲动,终于按捺不住,潇洒一次又如何。
  
  走出宾馆大门,穿越一条不算太宽的公路就到了松花江畔。此时雪已很有些厚了,踩上去发出轻微的噗噗噗的声响,雪很大,刚刚留下的脚印,转瞬模糊进而消失。
  
  今夜月如圆盘,遥挂天际,雪儿如棉似絮,如仙宫下凡的女仙,从上天翩翩飘落,悠闲而又静溢,这漫天飞舞的雪儿却也遮挡不住那如水的月光,任凭她的倾泻,天地混然一体,满眼朦胧的白。此刻是那么的静,静的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更奇的是我听到了雪儿飘落时发出的扑簌簌的声音,声如仙娥身上薄薄幔纱的飘落,又似漫语莺声般的轻轻低诉。
  
  江面未结冰,月光下,水面波光滢滢,细看有雾气升腾。江边已被厚厚的积雪完全覆盖,早已辨不出路的方向与深浅,就这样摸索着顺江边躇行,不知不觉已走了很远。
  
  已是深夜十二点了,雪也渐渐小了些,江面雾气慢慢消散。正在我即将转身回去的瞬间,那么突然、那么让人不可思议,两只野鸭(一直以为那是野鸭,直到昨天朋友说是否会是鸳鸯呢,才觉得自己是否看走眼了,也许那真的就是一对鸳鸯啊)并排出现在江面上,戏水而出,时而交颈低语、时而翩然回旋,游哉悠哉,在那被月光映射的波光粼粼的江面上,圈圈涟漪就从这两只精灵的身下一圈一圈地向四周荡漾开去……
  
  这静的夜、这纷落的雪、这薄雾升腾的江面、这缠绵悠闲的精灵、还有岸边衣服白了头发白了眉毛白了的我……这是哪儿?这是北国的冬天吗?这是上天仙人的宫阙吧!这两只精灵怎就选择了这样的夜,选择了这样的时刻,彼此倾诉呢?我怎敢发出些许的声响啊,生怕破坏了这唯美的境。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亦不知几时几刻,那两只精灵已不知何时悄然归去。江面重又恢复了平静。
  
  此景已过多年,每每想起,却总唏嘘不已,真的想那就是一场梦,如此,我可长睡不复醒。
  • 下一章节:888真人网上投注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