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春日浅桑,无限清欢

春日浅桑,无限清欢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3-25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又是一个爽朗清凉的春日的早晨,风儿和着春光和煦地拂着。远处的山悠悠地沉浮在乳白色的雾里。缓缓地挪动着,也静谧着,等待乍破在春日初晨的第一缕金色的阳光里。
  
  迈着小小的步伐,我漫无目的地走着,带着那束游走在新绿里的目光。
  
  不觉间,我的目光捕捉到一个剪影。那是一间废弃的瓦舍,许是经久未曾修葺了,暗黄的土砖泥沿着曾经雨水的轨迹一痕痕深深浅浅地沿着石灰墙曲曲折折地爬下来,像是老屋浑浊的泪痕。
  
  在这所废弃的屋舍旁,有着宽敞的大埕和漠漠水田,两者之间是一棵桑树和一树枇杷。絮絮的春风轻柔地抚摸着,只听那叶儿正“吱呀吱呀”得使尽所有的力气舒展着那些仍旧半裹着的新叶。
  
  远处青草碧如丝,眼前素桑低绿枝。枇杷和桑树皆绿得可爱,只是这两种绿却绿在不同的层次里。枇杷的新叶是暗青抹白的军绿,而桑叶的新叶是初生纯净的鹅黄绿,如明媚春光落在叶间,枝条与叶皆与旁边的清刚不同,尽显一种温柔。
  
  春日桑绿浅浅,无限清欢……
  
  蓦然间,我竟为这些鹅黄的绿儿浅吟起来——“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波微行,爰采柔桑”,我没有懿筐,亦不采桑。只是春光如是好,一串音符忽地在心头缭绕开来,轻悠悠地,柔和婉转……
  
  看,那春日的柔枝与嫩叶,如此地碧净而可喜,与那古旧坚贞的泥墙一起,更显一种柔美和新亮,每每经过这里,我总会忍不住驻足欣赏这幅春日的画。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导乎公行。
  
  ……
  
  与春日里的柔桑一起蓬勃成长的,还有那清清淡淡、纯白如雪的眷恋。
  
  桑叶欣喜而安静地绿着,每一寸微浅的舒张都浸透着期盼,它要用最浓郁的柔绿为与蚕的相遇伏笔。
  
  踏访桑林,浅浅的期盼如蒹葭水边低回婉转地荡漾,疏淡着……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