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渡烟临水开,简心照花来

渡烟临水开,简心照花来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4-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花阶篱栅,风碎前夜。烟波迷渡旧影,心怀安简,自有清风相送。如此扬扬洒洒,一去不返,徒留一地落英伴我数寂寞。

一枝逾墙,囚花的锁,如一笺心事扣在谁家院外?临水的堤,杳无人迹。纵然隔岸光阴仍恍恍如昼。一个人,当摆渡的歌声漫过,孤身何以泅出这场梦……四野茫茫,唯有和风对语,脱口便洇在河烟之上,掬起渔网拢不住的青岚,一滴落雨惊了一滩渡烟。

渡口老了。衰朽的云烟丝丝淤散,来往频繁,疲惫不堪。总有一天,我守在没有云烟,河水枯竭的浅泽,枉然太息曾经的日夜经营,搁浅的终是自己。一个人,当他无妄于眼前,更没有退路可言。耳边是昨日风声,等候是昨日旧辞,辗转世事繁华,他求的不过云烟一盏,全做枕上黄粱,大抵只为求得最后的心简意安。

素心在怀。简心简意。每一朵日光都明媚茵暖,每一啭莺啼皆清灵温柔,风吹遍每一个晴天,雨吻尽每一痕断桥,月照见每一个不眠的夜,还是渡口边轮回的日子。所有是是非非,羁在身外,一步步挣扎,即使走到最后还残剩什么?唯有牵身枷锁,和漫心伤痕。乃至那衔尾的鸟儿,枝头荆棘,歌破血喉,声泪喑哑,谁来哀怜续唱?依旧是荆棘。不改如我,明知处处花败,还是捧一抔落红,留不住一季还求尾声在手。如果可以预见所有落幕的苍凉,为何还要出演这一场?注定预见一切荒凉,我且台上自占独角戏。戏外容你讪笑,我一仄幕里独舞足矣。

只道心安之处可以身安。天涯海角,渡烟临水而开,不为风月,不为你我,只为那老去的渡口。渡烟为了渡口盛开,一如伯牙只为子期绝琴。倘若心怀简安,便可以身安此地。曾有个临水照花的女子,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一个人,把自己活得赏心悦目确乎不易。宿命无违,情非得已,随手打翻一世叹。回首岁月一如既往,现世静水无澜。风雨载一舟陈年过往,转身江湖蓦然相忘。

虽然你我今世已相忘。陌路相逢,不知你的悲喜是故事里的故事,岸边的我与说书先生慢慢谈。参演的戏子成了戏外人,折子外的歌哭唱进了弹词本。一切颠倒了,再度回落故事的开始。碎了的心粘合,哭落的泪抽去,丢过的笑拾起,这才是期待的结局。我把结局剪作故事的开始,回到最初。而那位说书先生无端间不知去向了。

有些人不辞而去了。我自是不问。唯恐多一刻恋滞失却一分简单。当心不再简单的时候,犹那帘渡烟不再清透,沉得挽不起。我再以什么倒空自己?凭何来赎回一颗简单的心?最好,还是时时抚洗,蒙目如我,双眸依旧难免染尘,染尘如我,简心难免不可得。

简心难求。简心可以照花开。谓临水渡烟撩人,简心渡我,又自顾自而去。我隔岸这般无力,任它渐行渐离。简心一去不返,如斯扬扬洒洒。徒留一地落英陪我数寂寞。

又见简心照花处,渡烟予我清风相送。但求简心不改,愿此身烛照一场简心花开。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