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故事 > 心情故事 > 回家后的点滴

回家后的点滴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5-05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因为下学期工作,因为招生的考试,分班,也因为自己一些琐事,我暑假回老家的归期是一推再推,让女儿好几天就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其实尽管我们过了年才从老家回来,可临近暑假要回家了,心里竟也是按捺不住的激动。总是在默念,快点把些事处理好吧,早些回家去。

似乎总是只有回到老家那个山村,我的心才会真正沉静下来,我背负的一些沉重的荷载才会最终放下。母亲在电话中问我,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说还有几天,母亲说给我们留的腊肉早就烧洗好了。女儿喜欢吃的那些瓜果也成熟了。母亲不知道我们又有临时性工作安排,当听我说还要几天时,母亲又习惯性叮嘱我别着急回来,有事做,先要把事做好。家里也没别的什么事。

我们是七月二十六日,才真正踏上归程,我说只和女儿回去呆几天,让妻子继续上班,她们也没有什么暑假。妻子也是一脸不乐意,孩子似地跳,跺着脚,高低地要跟着我们一块儿回去。

一踏上回故乡的中巴车,家乡似乎就近了,车厢里满是我熟悉的乡音,也混杂着我熟悉的乡里汉子的汗味和叶子烟的味道,这种乡音与味道让我感到分外的亲切,这是在我平时的生活与工作的环境中没有的。一置身在回家的的车厢里,我立即就成了这车厢里的一粒小小的尘土,来自故乡的尘土,带着故乡泥土的气息。

中巴车把我们一家子送回到我熟悉的岔路口,母亲打电话说今天不能来接我们,家里今天卖白菜装车。我的父母都是六十多岁了,在土地里忙活了一辈子,怎么也放不下土地与庄稼。今年开春的时候,母亲腿痛,我们都劝她最好不种地了,可她坚持着还是种了玉米,种了土豆和各种蔬菜,她还犟着种了两亩反季节白菜。

给母亲装白菜的车停在菜地边的公路上,附近好多的乡亲都过来给母亲帮忙,我老家所在的山村至今还保留着这样纯朴的民风,种地相互帮衬着。平时别人忙的时候,母亲也会扔下自己的活去帮别人,母亲地里的活要人手多时,乡亲们自然也就过来帮她。我们一到家,母亲正张罗着给地里乡亲们送茶水,见着我们回来,自然要跟她孙女亲热一番。我坐也没坐,直接提上茶水,揣了包烟到地里去。

在地头忙活的这些乡亲,好多都是我的长辈,好多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他们见面还是喊着我的小名。我忙着给他们道谢,给他们发烟,招呼他们在地头歇会儿,喝杯茶后再忙,我的这些纯朴的乡亲,他们抬头看看天,又看看眼前的活。说这些天老有雷阵雨,得赶紧装车上去,要不一下雨就不好搞了。乡亲们就站在地里,喝一杯茶水后,又继续忙起来。

我给他们倒过一圈茶后,回家换了一身衣服,穿着我父亲的鞋,背着筐重新回到地头,我要帮忙背几筐。乡亲们劝我别干,一动就是一身汗。我执意要在地里帮忙,给我装筐子的婶子,照顾我,给别人都是满满一筐,轮到我时,一定要我少背些,长时间没做过农活,很累的。

一边在地里干活,一边和这些乡亲闲聊,他们问我外面的事,我询问他们的孩子,询问他们的收成,日子。他们也说起我小时候那些有趣的事,有些甚至是我早已忘记的胆大妄为的事。乡亲们没有忘记我,他们依然还是把我当成了这块土地上一块最普通泥土。

他们在我的身后夸赞我们的孝顺,听到乡亲们的夸赞,我还是觉得满是愧疚,我的父母、乡亲们长年在地里劳作,长年辛苦,而我这么多年只是碰巧有了帮忙劳动一会儿的机会,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回家享受,在家里呆上几天,每到临走的时候。母亲总是给我们各种各样的农特产,大包小包。有时候我甚至觉得麻烦,觉得母亲想得有些多余,有些东西在城里十元钱可以买一大堆。母亲就觉得她种下收获的东西,理应就是要让全家人都能分享,谁要是没有吃上,吃得少了,她心里总不舒服。这份情怀,算是天下所有母亲共有的情怀吧。

当天下午,乡亲们抢在雷阵雨前,帮我母亲把两亩地的白菜顺利装车,收菜的贩子,把一叠新花花的钱递给我母亲,要母亲自已点一下,母亲叫我过去帮忙点一下,这是母亲几个月辛苦得到的报酬,母亲忙着感激眼前这些帮忙的乡亲,还念叨着谁帮忙挑了粪,谁又帮忙移栽,打药了。还有今年的天照应,才有这些收获。听着母亲嘴里这些念叨,我突然觉得母亲们这代人,她们随时都有的这种感恩的心情,是多么的可贵,是值得我们反省深思的。我把钱点好后,递给母亲,母亲叮嘱我帮她先收着,话刚说完,她又伸手拿过钱去,从里面挑了一最新的一张,要给我的女儿,我忙着推开,看着母亲那双青筋暴露的双手,我的眼睛立即有些湿润。我女儿也懂事给她奶奶解释。

这个假期,我在家里呆的时间并不长,天气也总是不好,每天都有一阵雨。母亲地里有些农活,她不要我们到地里去,说我们从来没有这么晒过,现在这点活,能做多少做多少,母亲说,你们每年能回来两次,看着你们一家子不吵架,和和气气的,你们就是什么都不帮我做,我心里也就高兴了,踏实了。母亲与我们的希望,与我们的要求原来就是这样。母亲还说,回家就是休息的,就好好休息几天吧。地里的活是做不完的。她劝慰我们是这样说,可她自己就是舍不得玩一会儿。

我和妻子都是农民的孩子,都是从乡村走出去的,对于农活曾经都是一把好手,母亲在地里忙活,我们坐在家里,还真有些坐不住,我们每天还是到地里帮忙做一些事,主要陪着母亲说说话,听她讲这半年里家乡的事。有我们陪着她,她就有了幸福感,她当着我们的面说她自己很享福。只要身体不垮,她还在规划明年又种哪些庄稼。

而我们只是希望,我们每年回家,能陪着她们说说话,看着父母健康,幸福。我们这些当孩子的心里就会格外的感到幸福快乐。而我会每年把自己送回来,让家乡看看我,让想我的家人看看我。

  • 下一章节:始料未及
  • 上一篇:清净淡薄的活
    下一篇:长假的幸福时光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