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故事 > 心情故事 > 神秘的女郎

神秘的女郎

来源: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4-05-1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去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早,天似乎比往年黑得早,寒风似乎也比往年多得多。当黑暗吞噬了最后一抹残阳,路上的行人早早地缩回家中,往日繁华的前进街一下子变得阴森恐怖了许多。

在这条路上,行走着的只有我和她。

前进街自胜利路到南外环不是一条普通的路。这里曾是坟头林立,野草丛生,鬼神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去年的夏天,我曾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坟被刨开,移走。棺材的腐味尸体的朽味,曾引来无数的乌鸦低旋俯冲。路人止步回转,家人掩鼻惆怅。如今的前进街,虽路灯高伫,路面宽阔平坦,但便道两旁的坟头依然,甚至加高加大。我每晚就行走在这样一条路上。每次在回来的半路我总能遇到她。

她是一个很别致的女人:齐腰的浓密而柔顺的长发总是遮盖着整张的脸,一身黑衣变换着不同的时尚的款式,脚上蹬一双长靴由棕色、深棕色、黑色轮流,时常变换着颜色,但款式却没有变换过。最特别的是她的姿势,她一贯地是低着头,双手抱肩,顺着盲道中间的直线,迈着不快不慢却很有节奏的猫步。每次我来她去,我们总是相遇在这条明亮而又恐怖的路上。

每次我都在猜测,她是风花雪月场上的怨妇?年老色衰嫁为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还是丈夫久居他乡工作,一人独守空房?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没有悦己者为何要“容”,锻炼还要“容”?……我一次又一次地猜想,每次没有答案,但却又总有一个答案—她的内心有千千结,纠结了再纠结。每次遇到她快步跑过,我都会心跳加快像躲瘟疫一样,因为我总把她和此处的幽灵联系在一起,那时总希望有一天她能在这条路上消失,还我一条平静的路。然而,不知道是哪一天,她真地消失了,在这条路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很多天来,我一直盼望她的出现,甚至有几次我一等几个小时,等她做什么呢?我亦说不清,是想问个究竟,她到底是谁?有着怎样的身事?还是想把我快乐阳光的生活感染于她,让她走出阴霾,我真得说不清,道不明,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间。

然而,我真的感觉到一条没有她的路,我变得过于简单。

把我及我凌乱的感觉讲给孩子,孩子说:“有些像鬼,太阴森,还是不想了吧。”讲给爱人,爱人说:“那是人类共有的惯性,当习惯的人人事事物物改变时,在内心引起的极度不适。”讲给同事,同事说:“那是人性善良地外显,关注陌生人的现状未来。”然而他们的回答,我都认为是或不是,却都不能令我满意。直到有一天,我再次讲给一位为官又为文的朋友听时,他马上断言这是一个官或商包的“二奶”是用青春换经济一族。

神秘的女郎 www.ok87.com

至今我的内心似乎明朗了许多,她是物质的,我是精神的,当交换物质的青春不在时,物质也随之而去,所以她忧郁,由于她的不劳而获所以我在内心鄙弃,当经过自己的努力解决了温饱问题后,我开始追求精神的享受,我们都一样是锻炼,因为我们的基点不一样,追求不一样,所以我更快乐些。可是物质是基础,精神是上层建筑,所以我和她本来就是孪生姐妹,所以在芸芸众生中,我会更关注她。

现在我依然天天行走在我们共同走过的路上,昨天我不经意的侧头,发现路边多了一座新坟,坟上覆盖着一个大大的扎满五颜六色纸花的花圈,在路灯的照耀下更加光显,看着看着微风吹来,那些花活泼了起来,发出了欢快地沙沙声,我死死地认定那是她重生后的歌声。

我心释然,脚步轻快起来。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