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故事 > 心境故事 > 读伯夷列传之后的感悟

读伯夷列传之后的感悟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6-02-0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列传这种史书体裁,是司马迁在《史记》中的创始,而《伯夷列传》作为列传开篇,可见太史公对本篇的注重。

《伯夷列传》望文生义,是以伯夷的故事为主题的,以孔子等人的言辞为头绪,用许由、务光等的业绩作烘托,简略地记叙伯夷、叔齐兄弟俩在父亲身后都不承继王位、劝止周武王伐纣和不吃周王室的粮食、隐居首阳山、直至饿死等业绩。

初读《伯夷列传》,是有许多疑问的。

其一,作为汉武帝“蹴罢百家,独尊儒术”时期,孔子的言辞、书本是其时学术界的威望。本文中太史公没有摇旗呐喊、高唱赞歌,而是抛出了疑问“孔子序列古之仁圣贤人,如吴太伯、伯夷之伦,详矣。余以所闻由、光义至高,其文辞不少概见,何哉?”。意思是”孔子顺次论到古代的仁人圣人贤人,像吴太伯、伯夷一类人,都很具体。我所听到的许由、务光的德行是最崇高的了,有关他们的文辞却没有稍稍看到一点点,是什么原因呢?”太史公对孔子的“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求仁得仁,又何怨乎?”提出了反诘“由此观之,怨邪?非邪?”“从伯夷、叔齐所作诗篇中,咱们能感遭到那种悲惨,他们真的没有仇恨吗?”

其二,对“天道”的置疑。常言道“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文中说到伯夷、叔齐饿死收场,就连孔子最好的学生颜回因为食不果腹早早夭亡,那“日杀不辜,肝人之肉,暴戾恣睢,聚党数千人横行天下”的盗拓“竟以寿终”。难怪太史公会有这样的疑问了“余甚惑焉,所谓天道,是邪?非邪?”。

文章到了这儿,作为史记列传开篇之作,写的不是树碑立传,不是 “正能量”,而是举出很多例子来阐明“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的荒唐。作者是想以质疑孔子,来质疑那个让他受辱的年代?仍是以质疑“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来宣泄心中的怨气?

非也。本篇后半段,作者表露了他的“诚心”。

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在《报任安书》中,太史公谈到了自己的志趣,“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那个年代,具有如此庞大的志趣,又有几人能够言说呢?

贾谊说“贪财的人为财而死,有志功业的人为名牺牲,热心权势的人为权势丧身,平民百姓为生计斗争。”所以关于别人的不理解,关于年代的不理解,太史公并没过怨天尤人,仅仅人各有志算了。“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举世混浊,清士乃见”,作者犹如冬季里的松柏,淤泥中的白莲,孤单、软弱却坚韧着。

那作者对孔子又报以何情绪呢?文中说到“伯夷、叔齐虽贤,得夫子而名益彰;颜渊虽笃学,附骥而行益显。”意思是伯夷、叔齐、颜渊都是道德很崇高的人,但都是经过孔老夫子您的推介声名才得以凸显的啊。文章结尾还说到“闾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云之士,恶能施于后世哉”,太史公的意思是,像我这样的闾巷之人,想完成自己的志趣,想声名远播,只能依附于像孔子这样的青云之士啊。尽管不知本句是太史公自谦说法,仍是诚心话,这现已表明晰他对孔老夫子的情绪了,是推重而敬重的。

太史公是以文明志,是经过“文刀”这把兵器来实践自己的人生抱负。他勇于对自己推重的学术威望提出质疑,也经过谨慎的行文,表达了自己的前史见地以及社会政治抱负。通读全文,我在想,该怎样日子才干对得起自己的人生,咱们的社会又是怎样的社会,向来的宣传教育是不是就那样真实可信呢?……这些问题,作为一名一般文学爱好者,给不出答案。但能引发少许考虑,我想我现已有所收成了。

  • 下一章节:间隔与等候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