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醉入花间薄幸郎

醉入花间薄幸郎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4-2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忆昔花间初识面,红袖半掩,妆脸轻转。石榴裙带,故将纤纤玉指,偷捻双凤金线。

碧梧桐,锁深深院,何日教缱绻?羡春来双燕,飞到玉楼,朝暮相见。

嘴里轻吟着欧阳炯的这首诗,不免有些感慨。没想到,那个纸醉金迷的时代,亦出了一个欧阳炯这样的词人,虽然跳脱不了时代给他的堂皇和香艳,然而,花间一曲清唱还是有了些清朗的氛围。

欧阳炯不是个清白的文人,没有身在盛唐最繁华的好光景里,他的身上,流露出盛极而衰的糜烂气息。与《花间集》的其他作者一样,绮筵公子,绣幌佳人,递叶叶之花笺,举纤纤之玉指,红楼夜月,自锁嫦娥。

然而,这无碍欧阳炯出落得一身风雅。这风雅,即使是美人坐怀,亦是半点不乱。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何止一个杜牧。“杏花含露团香雪,绿杨陌上多离别”也不唯独温庭筠有这样的情调。一个欧阳炯,竟让人不知该说什么。

跟纳兰性德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一样,这也是个相信相逢之美的有情之人,而比起纳兰,他的初见更有些落入凡尘的感觉,纳兰性德的初见在梦中,而欧阳炯的初见是在山花深处,烂漫之野,是个可以具象的时空。大多数人都是凡夫俗子,“秋风画扇”太过遥远,不如就落入俗套,只要一片花海,做个寻常的人。

纳兰是要不得半点玷污的人,所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欧阳炯倒是好伺候得多,他可以退而求其次,缱绻相思。本来就是情情爱爱的小情小绪,放的再高也只是那么寻常的心动。

纳兰是看不开的人,经不起变却,欧阳炯则知道海不会枯,石不会烂,也没有誓言可以长久仰仗,于是,他选择只做个薄情文人,羡慕一对双飞的燕。

上一篇:我不是你的唯一
下一篇:心若还有梦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