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寻一烟波渡头,将你轻放

寻一烟波渡头,将你轻放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5-11-1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时刻很短,天边很远,往后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自己安静地走完。假使不小心迷路迷路,跌入水中,也应该记住,有一条河流,叫重生。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成长;任何去向,都是归宿。那么,你别来找我,我亦不去寻你。守着剩余的流年,看一段年月静好,现世安稳。

——题记

寻一烟波渡头,将你轻放

泼墨流年,浅问过往。好像每个人都有一段往事,或近或远;每个人都有一抹回想,或浓或淡;每个人都有一道伤痕,或深或浅;每个人都有一个旮旯,或明或暗。但是这一切我乐意单独提起,却不肯你来触及……

自古红尘小事,风来雨去,爱恨替换。缘起缘灭,寻一路景色,看青山绿水,闻桃红柳绿,感草枯叶落,叹世事无常。六合之大,世人之多,或许相逢亦是有缘。

佛说,宿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此生的擦肩而过。宿世,我不曾见你,此生,我又该去哪里将你寻找?

无心闯入谁的旱季,却感染了一身离愁别绪。风雨亭处,我千年等候;断桥周围,我日夜守候。潇湘夜雨,单独凭栏。静立,欲“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不料,耳边悠扬声来,是谁这么斗胆,竟私动我的琴弦?我匆忙望去,只见你纤指雪裙,贝齿朱唇,玉容柳腰,正经默坐我的琴前。年月冷艳,你自是楚楚动人,我亦是风姿潇洒。千万甭说知音难求,你的一曲,好像一会儿停了风雨,静了夜晚,也听的我如痴如醉,醉了就不肯醒来。

如水的凝眸,不知怎样的就忽然众多着缕缕伤感。不知是我捧落了雨的轻柔,仍是你成心视若无睹?假使苍天有过感动,那么,你为何不肯听我只言片语了?不是说相逢亦是有缘吗?就算不是怅然巧见,也应该是我宿世苦苦的祈盼,还我此生夙愿吧?可你却是如此的倩影仓促,还没等我好好看一眼,你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大概是我这个平常百姓惊动了你吧,亦或是我注定有此检测,任我在怎样凝睇,终不见你。

一眼千年,宛如隔世,这一世寻罢江南,烟雨搀杂,是谁独撑一把油纸伞,驻扎青石巷口?烟波泛动,雨丝纠缠,何处飞来残红一片,又遗落了谁的容颜?刚落在地上,就被你小心谨慎的捡起,任你细心打量。但是我想问你,你在凝睇什么,又在故意等谁?莫非是我这红尘中的浪子总算感动了上苍,此生在此地给我组织的一次美丽邂逅吗?

所以,我静默的走近,走近,你却无端的远了!挥袖拂影,转瞬即逝。假使你不想给自己留一点点回眸的空间,那你为何又要留下那片被你抚摸过的花瓣?我想要细视,它却又无端坠入了回想的缝隙中,苦楚的挣扎。不想甘受雨水的浸泡,又听凭年月的蹉跎。待它香消色淡,荡然无存,又遗忘了多少心思?

而我了,又怎样狠心看这悲惨的场景在我眼前演出,我竭尽平生最低微的仁慈,将它慢慢捡起然后紧紧握在我的掌心,让它感触人世间最终的一丝温暖。破损的头绪,模糊了我的双眸,和着雨滴严寒了我的肌肤。谁想,好像一会儿我也好像大梦初醒,心中横生了史无前例的清欢。

尽管烟雨模糊,佳期如梦。而我又何惧孤单,又怎样会不喜欢这可贵的清宁。穿过那烟雨旧巷,走过那青桥石拱,寻一烟波渡头,将你轻放……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