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故事 > 亲情故事 > 父亲老了

父亲老了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6-04-21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父亲”这个词不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创作中我都很少用到——父亲,毕竟这个词语比爸爸要庄严,比阿爹要正式,更多的,是这个词里,还透着一份责任和威严。

我曾在互联网上看到过一幅写实主义的油画,它的名字就叫《父亲》。不难看出,“父亲”古铜色的皮肤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粗大的手指大地是长年累月的劳作所致。易出现裂纹的指甲下,嵌着一层厚厚的甲泥。满头大汗的他端着一碗水,质朴的笑着。多么写实的一幅画面,又是多么能令人潸然泪下的一幅画作。

90后、00后,乃至80后,他们面对各自的父亲似乎只有一句话“爸,我妈呢?”原来,父亲的功能只是告诉子女“妈在哪儿”。都说有妈的地方才有家,可没了爸,就找不到妈了。

住宿的时候,往家里打电话,第一句话永远是“妈”。可是,我们能拥有爸多长时间呢?我出生那年,父亲24岁。如果人能活到90岁,那我也不过能拥有他66年。折去一半睡觉的时间,33年;25岁出嫁了又削减去了三分之一11年;他80多岁的时候,生病了,不认识我了再减去5年……如果再减去上大学、在外地工作的时间呢?天,我不忍面对这真实而又残忍的事实。

我出生那年,不会认人,知道一岁半才能可怜的咬出一个“爸”。“爸”,一个怎么样的字眼呢?百感交集,于我而言,那不过是我会发音的一个字,而于我的父亲而言,那是他的宝贝女儿第一次开口呼唤他。高尔基说,这世间最美好的声音,便是来自母亲的呼唤。我一岁半的时候,我的祖母罹患脑出血,正躺在病床上痛苦地呻吟。每一次呼唤“儿子”,都可能成为撕心裂肺的生离死别。把原本美好的事情故意毁坏给人看,这美好吗?一岁半的我,什么都不懂,只能用我奶声奶气的腔调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他。殊不知,这是当时他少得可怜的精神支柱。

前几天,处在青春期的我和母亲吵架,盛怒之下的我将自己锁在一个幽暗的空间里,轻描淡写的叹了一句“生无可恋”。高血压的父亲一直在门外声嘶力竭的呼唤着我(要知道,我家住在17层,我随时都可以步入天国)。现在想想,当时的我是多么的不负责任,我若亡故,一家六口能剩下几口?嗟乎,我也是愚不可及的呀。

父亲老了。想叫我垂髫之年骑在他背上的那个人,父亲老了。腰身不再挺拔,鬓角也多了白发。多少人知道在母亲节送母亲一把康乃馨,却不知道在父亲节陪老迈的他看看日出日落……

孩提时代,不知多少次,父亲曾把他的宝贝女儿高高举过头顶,而他的宝贝女儿,却从没有在每年六月的第三个星期日给过他一个拥抱。

欠父亲的拥抱,无论何时,都难以归还……

  • 下一章节:母亲的欢笑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