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心情日志 > 不过上演一场戏

不过上演一场戏

来源: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4-02-19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心的伤还有一些不要紧。经年间,我把我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了2014年!一半忧伤,一半明媚,夹带着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触碰到了那恍若窒息的味道,左手倒隐,时间向北,右手年华,记忆往友,延途只滞疑了时间,些许匆忙,还没来得及将日子点亮,将心温暖,便遗落了脚步,可是、双翼终究还是要起飞、带着心疼的时光起飞。
  
  重拾指尖的年轮,我们还能骄傲如初、少年如花树繁盛如云锦如雪,层叠光亮,灼灼华贵,有骄矜的贵重和未被摧毁的骄傲,亲爱哒、不是麽?那一点扯在风里的蜃景年华,今年我们一同去奔驰吧!
  
  好?还是不好?年後,日子慢慢的风轻云淡了,一天一天散落了,如同玉盘被剥夺了光泽,这么的不着边际了。
  
  最近,漫天风雪的天气似乎变得开朗起来,抬起眉毛,阳光如此耀眼无比,刺疼了我、貌似不敢与她相敌抵抗,暗自狰狞,正如这次的高考,不知是该好好奋斗,不是沿途放弃,笔尖在沐浴阳光的同时显得格外惬意,无从感慨,带着心酸的步伐,回到一个人的地方,开始了一天的执着,日日夜夜与作业为舞,每天晨曦破晓,绕过眉尖,就去坚持自己的坚持。
  
  不能藏在时光的背后,停滞不前,虽然我是每一天的重复,可是、还是要坚强的面对那惨淡的峥嵘岁月里的投影,与每天的自我复制,以及陨落渐消逝的每一秒。
  
  二月,离高考算是最远的地方,霜覆心潮,似水如菊的平淡,没有压迫,没有紧张,只是从容舆小心翼翼,似乎、真的那么傻、怎么不紧张呢?
  
  心情好狼狈,样子都失去了轻松,嘴唇的弧度以及陨落渐消逝的每一秒。纵使相逢却——与我擦肩而过,早已陌路,已荡然无存,我想也许沉封了那个已久的封印了吧!我始终相信,往后,定会安之若素!
  
  像是一场颠沛流离的战争,而我只是从战场上败下的一个最终只能流浪的女子,每次等车的时候,那遥不可及的尽头,看见黑色的风吹起了衣着,看见口袋里灌满了绝望,刹那间,便踏进了一个不可知明亮的地方。
  
  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一直在期待着什么、站在安全线後面,有一种隐隐的冲动,想迈进跳到轨道上,站在那里,让我自己自以为是无病呻吟的忧伤,顺着那车子的轨道环绕那马路做着无用的奔跑。
  
  明知道所经历的六月,眼看着,就要遭遇一场尖叫的风雨,当一切的一切变迁后,再多的辛苦面临的只是碎成一地残骸时、我会被那无情的黑色所吞噬,怎么努力,也不会使于同一个起跑线了,可是,现在我也是无发站在所属的世界,所以、敢试问:柒、我是那黑色之中的麽?
  
  何必管它死去的方式,是在火里,还是在土里?
  
  离自己写下第一篇文字已经隔了一段时间了,我实在无法继续平静的用那些词藻,静谧的夜下,安静的记下自己未知的疼痛,那些将自己放逐在文字里的日子,会不会像我把待在学校的日子留守成为一种纪念呢?
  
  抚摸着自己的轮廓,时间在一点点退缩,时光流转消逝,一寸一寸,缓缓吞噬过来,一场灾难的记忆,也即将会到来,是有关人生的转弯。
  
  你瞧!原来她在流年里打着逃离的手势、继续在她的世界中上演着她的帧帧上映、无关痛痒、一切、与斯无关。
  
  每一笔写下句子,以美丽的姿态,诉说着,落在另一片荒芜。所有颤栗与不安、所有明媚与忧伤的源头,你、要清醒的记得。
  
  无论如何,但,废墟也好、浮华也罢、哪怕闭上眼睛说给自己听。没有人会明确的回答我,任凭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正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只愿短暂安好!须臾、足已。
  • 下一章节:彷徨不安的期待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