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心情日志 > 秋天的心语

秋天的心语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2-2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绵绵的秋雨终于拜别了这片北国的乡村,岁月似蒹葭苍苍,老人可以惬意地散步,孩子们又能在四野玩的尽兴,我该怎么学会用平常的眼光对看待自己的路,久宅着的人们终于长舒一口气,享受秋高气爽的恩赐,登高望远,一展多日的雅兴。
  
  走在秋的黄昏,头顶上高远的天空,那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装着的是我们相遇的春夏秋冬,你陪我走过了春夏秋冬,这是秋天的收获?是天池翻飞的白鹤上脱下的几根细羽?西边的天际,遥远的层叠着的暮云,柔柔润润的,像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的容颜,厚厚的云隙里,折射出银色的吉祥和喜悦,给这些暖意融融的天被镶上了美丽的蕾丝。
  
  有时候偶尔会想起,最绝的是那轮夕阳,夹在地平线和残云间,竟如赤褚的鲜血灌满了瞳仁,却丝毫不见杀机和戾气,威芒四散迸射,久久郁积的热情终于喷薄而出,是我觉悟太低,没有过早的领悟你的每段感情是如何的结束。看着那轮橘红柔和的地球主宰,一股温暖和感动充斥心灵,禁不住驻足凝视,说不出的敬畏和颤栗,恍惚间,耳畔有佛音唱响,天地间似乎也充满了祥和慈悲的佛音。我感喟于自然造化的磅礴气势,有幸目睹这样的奇观,无形中廓开了闭塞的心胸,此生足慰。
  
  凄艳的夕阳终于在赞叹和瞩目中退场,平平仄仄,不过世俗的荒乱。天色由深蓝而蒙上了雾灰,暮霭沉沉中,恋恋不舍的踏上归途。宽阔的柏油路,两侧是密密匝匝的行道树和灌木丛,初秋的蝉儿在新雨之后,纷纷破土而出,攒足了一口气,“吱――吱――”地长吟,它们这些可爱的虫儿呀,无休无止,不厌其噪,在高八度的调子上不知疲倦地长嘶,生怕暂时的消歇,会让这个世界陷入万劫不复的寂寞,哪么还会有疯狂吗?
  
  昏暗的低空,有轻捷的鸟儿在打着旋,悠然地徘徊,时而啸出一两个俏皮的尖叫“啾――啾――”,它们也该归巢了,一声声的清啼,是呼唤贪玩的雏儿,还是情侣之间的和鸣?灌木丛的那一侧,是一望无际的稻田,偶尔有水鸟“扑棱棱”抖动翅膀,发出沉闷而令人费解的叽里咕噜,这些体大笨拙的鸟们,好像承载不住自身之重似的,在趔趔趄趄的几个扑腾之后,很快又隐到某个阴暗僻静的角落,独自伺守着,修炼着。
  
  天色已黑尽了,城里的高楼大厦已闪烁起了俗气的霓虹,天上寒星被秋雨洗刷之后,格外的多了些盈盈的灵气,莞尔地一眨一眨的,似乎就要开口向你我打个招呼了。私家车流水一样从身边划过,撇下轻微而均匀的引擎声,掠过贼亮而笔直的前灯,撒下微熏的汽油味,混合着涩香的青草味,还有潮润的水气,拂着痒痒的鼻孔,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曾经狠狠地把镜子摔下去,扰乱了鸟儿栖息了,打扰了蝉儿的睡眠,秋夜仿佛刹那间回复了死寂。哦,不,请你侧耳细听:沟满渠平的水田里,青蛙王子们开始了它们的多声部合唱:“呱-呱-”“呱呱――”“呱呱—“,此起彼伏,争先恐后,演绎着最最动人的金秋的丰收交响。是我觉悟太低,没有过早的领悟你的每段感情是如何的结束。路边,已悄然爬满露珠的浅草丛,蛐蛐儿,蝈蝈儿,金铃子,还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虫儿,四处逡巡着,互相串联着,大呼小叫地嚷成一片,这边有“叽叽――”那边有“咕咕――”,“嘟嘟――”……细长的,粗短的,悠扬的,急促的,断续的,连绵的,是小提琴般的舒缓优雅,是口琴般的轻巧宜人,是扬琴般的叮咚有致,是古筝般的余音袅袅。
  
  还有秋风,舞动高妙的指挥棒,时疾时徐,时轻时重,只是当那些一次次被瓦解的残缺,把人生显得不哪么完美。行经城西的双湖公园,湖水如一面平展的大镜子,映着漫天的繁星,映着景观塔上的七彩灯光,还有轮廓模糊的岸影,树影,水面偶有鱼儿跃起,在瞬间的“哗啦”声里,带起轻巧的水花,使听者的心砰然,然而又自失。些沿路的人生美景却早已布满着血腥,又该如何去舍弃呢?走回头路?
  
  湖边的暗影处,木条凳上也坐着一两对年轻人,对于现代的我而言,哪怕是多么的不愿意,仿佛耳边总有人对你说:“为了以后,你就必须放弃这是代价。”水色秾艳,情意缠绵,恍惚间,竟有秋意顿消,春光无限的感觉。这就是残酷冰冷的现实,蓦然间想到,天上的那对千年的怨侣,可曾又在365个夜以继日的煎熬和守望之后,盼到了此刻金风玉露相逢的佳期,他们也在悄悄私语,在这初秋的夜凉如水中,把挂念和问候串成最长最长的相思。
上一篇:两个人的选择
下一篇:丢失自己的丹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