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心情日志 > 蜕变的钥匙-贵人

蜕变的钥匙-贵人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7-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人的一生中会遇见值得你尊敬,敬佩的贵人,不用刻意去寻找,去摸索,只要有善于观察的眼睛,其实贵人就在你身边。

师父,谢谢你在背后的帮助,对不起,我给予你的除了失望,好似一无所有,原谅我的任性,原谅我的无知,原谅我的自我。你不是说机会是靠自己争取的吗?不是想,是一定要,我为自己争取的话,你会给吗?你不是说我一直没有聚焦吗,我说我现在聚焦了,你相信吗?你说营销在哪干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平台呢,我说因为有你在,有我敬佩的杨老师在,以及在接触这里以来认识的学姐,学长在,我喜欢看着大家团结的模样,相互激励的行动与语言,你认可吗?

蜕变的钥匙-贵人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对未来的胆怯与恐惧,对现在的不满与悔恨。是的,我成长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父母衰老的速度,大学三年几乎一半,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摩擦,这些年轮诉说着责任的逼近,你有过抑郁症,我有过自闭,我以前总是幻想自己如果是男孩子,又会是怎样,与父母吵架后,总是千次万次说我要离家出走,大言不惭的说,大学我自己管自己,不在要你们的了,以至于刚进大学就忙碌在各种兼职中,以至于辅导员这样记住了我,在社会的底层中体验着心酸与苦涩,也就是你当初看到的只为钱而活。

我决定不了我的出生,人生的前半部分也决定不了,我想出省,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妈妈的忠言逆耳被我转化成独裁,除了要钱、有事,我不会主动打电话,我不喜欢笑,不喜欢交际,刚到大学被忽略似乎是理所当然,知道练习为什么不愿意说出学校的全名吗?不仅对你不愿意说,在外面我也只会说成航或成都航空,因为我觉得职业技术很丢人,高考后两个月,几乎没出过门,我怕邻居问我考试的怎么样,我只想逃离那个地方,逃离熟悉的面孔,我会猜疑别人在想什么,看着爸爸不停的吸烟,妈妈愁眉不展,班主任叫我复读,那本不该是我的成绩,将我打入谷底,熬到开学,自己强烈要求一人来成都时,不是因为有多坚强,而是不想看到爸妈的神情;不是放假不想回家,而是回去心里的折磨;不是不想参加班级聚会,而是有愧于班主任。

从6年级开始住校一直到现在,说好听点,那叫独立,其实是冷血,有个男孩子说会改变我的,我说那是与生俱来的,改变不了,奶奶去世时,我没有掉一滴眼泪,我觉得生老病死很正常,人家谈到留守儿童产生怜悯,我虽然不是留守儿童,却比留守儿童还孤僻,我觉得很正常。

我爸妈不理解我为什么不去各种生日、结婚宴席,那是因为我觉得很世俗,平时吵架那么凶,却能笑着去吃饭。初中的我喜欢画卡通,黏贴在我的房间里,妈妈有点迷信,神婆说我家有不干净的东西,将我所有的画毁掉,从此我没有在画过一幅卡通,恨死神婆,与妈妈的正面冲突可想而知,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怕,从前的自己不知道笑容有多美,现在的我,你都看见了,我不是不想不为自己争取什么,我总是估量自己几斤几两。

你知道学姐学长说何老师有多么厉害时,想千方百计拜他为师时。我却没有丝毫想法,为什么吗?因为虽然他很好,但不是我想要的,我喜欢你的故事,佩服你的执着,即使有点小瑕疵,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认识你是我不可多得的荣幸我似乎明白为什么当初艾霖姐会选择你,因为你值得。

谢谢你,师父!

  • 下一章节:忘却伤心的枫叶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