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心情日志 > 醉在你我遇见的一帘幽梦里

醉在你我遇见的一帘幽梦里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5-12-13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这几夜,我始终没有睡醒,初夏的清晨很早便熹微抹窗,半掩着一地明媚。人似乎置于梦中,应是半梦半醒,隐隐约约醒来,唇语懒动,而心里一直默念着∶江南,那一滴遗落在前世的泪,生生坠下一粒疼。

我便沿着前世的足印在找寻吧,是谁惊醒了宿睡千年的梦,潋滟一道刻骨的痕。这许明媚的念,是沿着你的清影恍然入帷吗?

我的城池是静置的湖,涓细着温柔的水质,坐在池边,静静地听风看雨,赏花嗅叶,流年折叠成一首诗,我喜欢着这样的清幽与些许的雅致,翻来覆去地读,眷意生香。

醉在你我遇见的一帘幽梦里

我的红尘可以一个人坐帷,飘撇着温良的缱绻。北方的清质,是可以播种盛世的清丽,生于北国,长于北国,渐渐也喜欢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溪一岸。清静的时光一隅,静坐聆心,不厌其烦地阅读着这里的一切。任一些梦尘封在心池的另一角,悠悠冉冉间,原来北国亦可以生出无比的清丽与端庄。

喜欢把一些句子涂抹在纸上,因为喜欢着淡淡的字香飘飞成诗句,无须多么精绝,每一枚字符它是生命的符号啊,流动着自己喜欢的韵律。

不觉便入了江南的温雅与柔婉,不觉便触碰了尘封在心房里一朵深宿的梦。是谁轻轻走近,不经预约,叩响了一扇虚掩的门扉。你还依稀朦胧着身影,已然旖旎着氲软的气息,我久寂的门楣,绕上了光阴轻絮,古藤缠上,琳琅软沐。

你一眸浅笑,惊悸了一帘江南梦。你是从南方打马而来了的吗?隔着一个世纪的悠长与浅短,入目犹觉晚,相识已绵长。

所有的相遇都是一种既定的吧,所有的分离都是为了再一次重逢。与你,相遇梦里,怎不是呢,如若没有前世的相约,如何见你便无缘由恋上了江南。

江南如你,你如江南,委婉着一朵朵烟软的字香,在你的字里有你,一遍遍潜心细读,早已旖旎成诗,诗绢入画。

任你微步轻云,着一袭青衣,踏世而来,惊漪我久寂的心,入了我清梦。轻挽指扣,与你牵手走过你的水乡,我的江南,江南有你便入江南。

在烟濛薄雾的微雨里,同撑一把伞可好。走过的拱桥雨巷有你我前世的印记吧,在我临摹的字句里早已伏笔,你便款款入了诗句。唇齿温香,不必读出声来,有些念在心里,是不朽的追忆,是灵魂的悟语。

在隔岸思慕的烟火里,总会盛上满满的想念,舀尽相思为一人,柔软入心房。或许你便是我遗落在前世的琥珀泪滴,找寻,穿越了时空,牵绊着思思缕缕的幽冥。入目生暖,入心已生恋,入情便生疼。清晨得梦语里,不觉已触破一纸幽梦,心眷,才这般没有缘由地生出一枚硕大的念,如珠泪落地,痴念执意。

清晨的阳光已缓缓明朗,一眉安详,一眸清幽,撩帘远眺,视线随心情去了远方,去了你的江南水乡,入梦尚觉浅,惊觉念已长。轻轻软软的江南,轻轻软软的你,轻轻软软的眷意,拂发微风润脸庞,突然醉了,醉于时光,醉于你,醉在你我遇见的一帘幽梦里。

这几夜,我始终没有睡醒,初夏的清晨很早便熹微抹窗,半掩着一地明媚。人似乎置于梦中,应是半梦半醒,隐隐约约醒来,唇语懒动,而心里一直默念着∶江南,那一滴遗落在前世的泪,生生坠下一粒疼。

我便沿着前世的足印在找寻吧,是谁惊醒了宿睡千年的梦,潋滟一道刻骨的痕。这许明媚的念,是沿着你的清影恍然入帷吗?

我的城池是静置的湖,涓细着温柔的水质,坐在池边,静静地听风看雨,赏花嗅叶,流年折叠成一首诗,我喜欢着这样的清幽与些许的雅致,翻来覆去地读,眷意生香。

醉在你我遇见的一帘幽梦里

我的红尘可以一个人坐帷,飘撇着温良的缱绻。北方的清质,是可以播种盛世的清丽,生于北国,长于北国,渐渐也喜欢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溪一岸。清静的时光一隅,静坐聆心,不厌其烦地阅读着这里的一切。任一些梦尘封在心池的另一角,悠悠冉冉间,原来北国亦可以生出无比的清丽与端庄。

喜欢把一些句子涂抹在纸上,因为喜欢着淡淡的字香飘飞成诗句,无须多么精绝,每一枚字符它是生命的符号啊,流动着自己喜欢的韵律。

不觉便入了江南的温雅与柔婉,不觉便触碰了尘封在心房里一朵深宿的梦。是谁轻轻走近,不经预约,叩响了一扇虚掩的门扉。你还依稀朦胧着身影,已然旖旎着氲软的气息,我久寂的门楣,绕上了光阴轻絮,古藤缠上,琳琅软沐。

你一眸浅笑,惊悸了一帘江南梦。你是从南方打马而来了的吗?隔着一个世纪的悠长与浅短,入目犹觉晚,相识已绵长。

所有的相遇都是一种既定的吧,所有的分离都是为了再一次重逢。与你,相遇梦里,怎不是呢,如若没有前世的相约,如何见你便无缘由恋上了江南。

江南如你,你如江南,委婉着一朵朵烟软的字香,在你的字里有你,一遍遍潜心细读,早已旖旎成诗,诗绢入画。

任你微步轻云,着一袭青衣,踏世而来,惊漪我久寂的心,入了我清梦。轻挽指扣,与你牵手走过你的水乡,我的江南,江南有你便入江南。

在烟濛薄雾的微雨里,同撑一把伞可好。走过的拱桥雨巷有你我前世的印记吧,在我临摹的字句里早已伏笔,你便款款入了诗句。唇齿温香,不必读出声来,有些念在心里,是不朽的追忆,是灵魂的悟语。

在隔岸思慕的烟火里,总会盛上满满的想念,舀尽相思为一人,柔软入心房。或许你便是我遗落在前世的琥珀泪滴,找寻,穿越了时空,牵绊着思思缕缕的幽冥。入目生暖,入心已生恋,入情便生疼。清晨得梦语里,不觉已触破一纸幽梦,心眷,才这般没有缘由地生出一枚硕大的念,如珠泪落地,痴念执意。

清晨的阳光已缓缓明朗,一眉安详,一眸清幽,撩帘远眺,视线随心情去了远方,去了你的江南水乡,入梦尚觉浅,惊觉念已长。轻轻软软的江南,轻轻软软的你,轻轻软软的眷意,拂发微风润脸庞,突然醉了,醉于时光,醉于你,醉在你我遇见的一帘幽梦里。

这几夜,我始终没有睡醒,初夏的清晨很早便熹微抹窗,半掩着一地明媚。人似乎置于梦中,应是半梦半醒,隐隐约约醒来,唇语懒动,而心里一直默念着∶江南,那一滴遗落在前世的泪,生生坠下一粒疼。

我便沿着前世的足印在找寻吧,是谁惊醒了宿睡千年的梦,潋滟一道刻骨的痕。这许明媚的念,是沿着你的清影恍然入帷吗?

我的城池是静置的湖,涓细着温柔的水质,坐在池边,静静地听风看雨,赏花嗅叶,流年折叠成一首诗,我喜欢着这样的清幽与些许的雅致,翻来覆去地读,眷意生香。

醉在你我遇见的一帘幽梦里

我的红尘可以一个人坐帷,飘撇着温良的缱绻。北方的清质,是可以播种盛世的清丽,生于北国,长于北国,渐渐也喜欢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溪一岸。清静的时光一隅,静坐聆心,不厌其烦地阅读着这里的一切。任一些梦尘封在心池的另一角,悠悠冉冉间,原来北国亦可以生出无比的清丽与端庄。

喜欢把一些句子涂抹在纸上,因为喜欢着淡淡的字香飘飞成诗句,无须多么精绝,每一枚字符它是生命的符号啊,流动着自己喜欢的韵律。

不觉便入了江南的温雅与柔婉,不觉便触碰了尘封在心房里一朵深宿的梦。是谁轻轻走近,不经预约,叩响了一扇虚掩的门扉。你还依稀朦胧着身影,已然旖旎着氲软的气息,我久寂的门楣,绕上了光阴轻絮,古藤缠上,琳琅软沐。

你一眸浅笑,惊悸了一帘江南梦。你是从南方打马而来了的吗?隔着一个世纪的悠长与浅短,入目犹觉晚,相识已绵长。

所有的相遇都是一种既定的吧,所有的分离都是为了再一次重逢。与你,相遇梦里,怎不是呢,如若没有前世的相约,如何见你便无缘由恋上了江南。

江南如你,你如江南,委婉着一朵朵烟软的字香,在你的字里有你,一遍遍潜心细读,早已旖旎成诗,诗绢入画。

任你微步轻云,着一袭青衣,踏世而来,惊漪我久寂的心,入了我清梦。轻挽指扣,与你牵手走过你的水乡,我的江南,江南有你便入江南。

在烟濛薄雾的微雨里,同撑一把伞可好。走过的拱桥雨巷有你我前世的印记吧,在我临摹的字句里早已伏笔,你便款款入了诗句。唇齿温香,不必读出声来,有些念在心里,是不朽的追忆,是灵魂的悟语。

在隔岸思慕的烟火里,总会盛上满满的想念,舀尽相思为一人,柔软入心房。或许你便是我遗落在前世的琥珀泪滴,找寻,穿越了时空,牵绊着思思缕缕的幽冥。入目生暖,入心已生恋,入情便生疼。清晨得梦语里,不觉已触破一纸幽梦,心眷,才这般没有缘由地生出一枚硕大的念,如珠泪落地,痴念执意。

清晨的阳光已缓缓明朗,一眉安详,一眸清幽,撩帘远眺,视线随心情去了远方,去了你的江南水乡,入梦尚觉浅,惊觉念已长。轻轻软软的江南,轻轻软软的你,轻轻软软的眷意,拂发微风润脸庞,突然醉了,醉于时光,醉于你,醉在你我遇见的一帘幽梦里。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