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心情日志 > 追梦的痴人

追梦的痴人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6-03-04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在这个梦想几乎被遗忘的年代,竟还有追梦的痴人。

两年前吧,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在“中国梦想秀”的舞台上,我见到了一位:或许是节目组的特意安排,或许是他本人的要求,他竟穿了件粗布长衫走上舞台,他看上去很瘦弱,大约四十岁的光景。他有没有表演节目,我已全然忘却了。

但有些东西却让我无法忘怀。

他说今年已经四十多岁,自己住在半山腰的一个破屋中;他说他有一个梦想,续写红楼梦的梦想,说到此处,他情绪激动,眼中闪耀着灼灼的光辉;他说他已在其他杂志发表过自己的一些作品,说到此处全场哗然 ,似乎主持人也跟着去调侃他;他说他要续写出最伟大的红楼梦。

当时我对他的说词也有鄙夷之色,红楼梦岂是任何人都能续写的?即使可以续写,意义何在?

是的,我对他的梦想是有疑问的,可我对他又报以深深的同情和感动。盲目地追求梦想是不可取的,弄不好就会粉身碎骨。所以多数人因为在梦想的路上看不到希望,早早的把梦想丢在一旁,得过且过了。

更让我无法忘怀的是他的老母亲。年过花甲,一定经过无数次的劝阻,失望、无望、绝望。现在,她儿子说的时候,自己只剩下了眼泪。

无独有偶,昨晚在“我看你有戏”的舞台上,我又见到了一位追梦的痴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朴素,表情木讷。

一天的工夫,我已忘记他有没有表演节目了。

他说他是一位某电影学院的保安;他说他有一个电影梦,希望将来能拍一些撼人心魄的电影;他说正是因为这个梦想他才来做保安的;他说票房好电影不一定好;他说他本来不想来的,是节目组无数次的邀请他才来;他说节目组说这是一个真诚的舞台;他说《1942》算是大片,到胡子花白了他还愿意看;他说不用四位老师投票,说完他就走;他说他不想走捷径;他说电影是有章可循的;他说“南柯一梦 ”,“黄粱一梦”;他还说他拍的《壹梦》。

看得出他所有的语言都是真诚的,尽管有些混乱。看得出他确是一位痴人。对于他我也是同情和感动,他说的时候,我的泪珠在眼里打转。现场的观众,几次赞许,几次哗然。

镜头下同样有痴人的母亲,再加上痴人的父亲,两张质朴的脸,从头到尾一直哭个不停。我明白他们为什么哭泣。

忽然我想到了现在的我,想到了我的梦想,想到了我的父亲母亲。

我虽有梦,却算不得痴人,顶多算一个有梦想的俗人。我懒惰、爱玩、梦想不专一,我被无数个生活琐事所牵绊。我缺点甚多、优点太少。我对未来担忧,感觉前途渺茫。我在梦想和现实之前荡秋千,不知所往。

我果真不是一个痴人,我应该为此而庆幸吧。

  • 下一章节:天湖纳木错游记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