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志 > 心情日志 > 黑龙江的葵花田

黑龙江的葵花田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6-07-20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在黑龙江的广阔地界,你随处可遇当地人物的瓜子牙,那是地域的产物。话说窥一斑可见全豹,由此可知在这片黑土地,葵花的种植有多么地遍及。

  在乡下,还没有哪一样庄稼能生得像葵花一般的极致。我喜欢大的东西,而这葵花就以大来圆我的望。它是田野里的大个头,它的身量拔起来,鹤立鸡群,把头高高地探出一片庄稼的队伍,东张西望,极像高个子的人逛在人群里,目光扫过众人的头顶,直视无碍,那当是另一种风景。从而,乡间的风雨和阳光都偏重了它,它高挺的身莛自比它物多承了一截的阳光雨露。

  它们是庄稼里的灵物,从土里拱出秧苗来,那秧心就朝着太阳,生出脸面似的葵盘以后便更是如此,太阳在高空俯着它们成长,它们则仰面与头顶的太阳笑脸相迎,目注着朝朝夕夕的日升月落。在世间,没有几样东西,敢这么朝着盯着太阳瞧看。它们在向太阳行注目礼呢。

  它的叶子大得出奇,在农家,除了倭瓜,差不多就顶数它的叶子大,那心形的叶子,还带一柄,整个一把翠扇的样子,别说小孩子,就是我现在也喜欢得不得了。夏里在那地边上过,随手就折了一柄握在手里,或举了遮在头上。这样大的叶子是很能遭遇乡间的雨的。在雨天的葵花地边上站着,那声音一定大得出格。那豆粒似的雨点子砸到一大片的葵花田里,就敲得山响,其声如鼓。我曾拟一对:倭瓜大叶擎伏雨,牛背屋脊跑乡风。在一场山雨里,葵花的叶子与倭瓜的大叶无异。

  这叶子能擎雨,就能惹风。乡里的一场风来,葵花田的反应也是最为明显,因为它们的身量高,遭风的大叶多,那叶子就驮住了,拉住了风,却反被风拧扯着了,把身子摇来摆去,舞姿翩跹。

  凡物总以最优秀的部位命名,苞米的棒子最优秀,大而裹着粮食,就叫苞米。土豆的块根最优秀,是藏在土里的豆,也像黄豆般粒大饱满,却是那么硕大的一蛋蛋。葵花最出色的就顶数它的葵盘,生得那么轮子似的圆妥,像盆,像盘子,盆和盘里盛着一满的瓜子呢。论大小,纵使荷花的花盘也较之逊色了,所以葵花就以花名。在东北的庄稼里,以花获名的当只有它,这是多大的荣耀。它的花是庄稼里最大和最灿烂的,无物能及。它堪称花中之魁。

  假如你到了黑龙江来,有没有兴致把一架人字的草窝棚搭到一大片繁茂的葵花田边上来,捩着架子来听一场乡间的风雨声,来欣赏品位一下葵花摇曳的舞姿呢?

  我家里种了好几年的葵花。散叶时节,它们的大叶把地面都苫了,遮得严严实实,烈日当头的时候在田里撑起了一大蓬的绿荫来,田里的草是生不得了,农人行路燥热,是很能在那荫下避避三伏天的毒太阳的。如果在野外遇了雨,那农人就更会拉了锄头,向着葵花田跑,就像猪八戒吃了败仗在地上拽了九齿钉耙在逃命一样地可笑。葵花的大叶子搭错在一起,成了一简易的雨棚,蹲身在葵田里,便听着那耳畔一通凌乱的噼哩啪啦,很急的雨点子在头上的葵花茎叶上胡乱敲打。直到迭荡的雷声远了,他们才纷纷钻出葵花地,那状况要比在露天淋雨的农人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天渐热了,就不由得想到老家黑龙江的葵花田。繁茂的大叶子撑举着,我在地头的山边上坐着,跟前生着一株红艳艳的野百合。我正陶醉着,一回身,身后的那大片葵花田就绽了朵了,而且像在传染一种笑意或是传递一把火种,很快,那整块田就都一蓬璀璀璨璨的繁华了。是满田的葵盘脸都笑了,人面葵花相映黄,还是熊熊的火成片地在那田里烧起来了,生生不息?火一样黄烁的颜色,一个夏天烧烫在乡间。

上一篇:夏日印象
下一篇:恋爱实习生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