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励志的文章 >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浪漫多情的汉子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浪漫多情的汉子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6-06-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前天,美眉Q我,说如风的诗集马上就要出版了,要我写几行字。

我一直认为,诗歌即是人生。读一个人的诗歌,其实,就是在解读一个人。

譬如,自和如风结识以来,就发觉这是一个如风一般潇洒的汉子。

他有自己的实业,有自己美满幸福的家庭,却义无反顾地痴迷着诗歌。创办了中国最大的民间诗社——水草诗社。定期出版着《中国水草诗报》。不定期地举办了中国当代诗人的峰会和诗歌研讨会。出版了中国诗人和商业完美结合的典范,中国第一部专业的关于葡萄酒的诗集《伊斯顿堡之歌》。这些年来,为了诗歌,他耗费掉的金钱高达数十万。他在诗歌中写道:

“我写的诗歌很美丽 / 因为它们不是诗歌 / 它们是你,我深爱着的 / 情人。”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不羁的汉子。

他梦想着他自己的江湖,用诗歌写意着属于他的江湖。

“流血了 / 流泪了 / 流汗了 / 把老本都流尽了 // 所以才流成了江 / 流成了湖 / 流成了 / 传说中的江湖。”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敏感的汉子。

他从赤山上的松针的脱落,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从时间的流逝中听到了法华院的梵唱,从法华院的梵唱中感受到了生命的悲壮和义无反顾。

“海风吹动着赤山上的松树 / 有些松针落下了 / 没有声音,没有华丽,没有捧场 / 它们落下了 / 在法华院的钟声中 / 被海风吹成了一种生命的绝唱。”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浪漫多情的汉子。

他的《夜晚》写得风情万种,张力无限,韵味无穷,

“夜晚,小母牛躺在干草上 / 心中满是寂寞 / 她在想我 / 想我威武的双角 / 和国王的光环 / 想我们在田野上交合 / 那田园呀,那月光呀 / 那风呀 / 那创世纪的野蛮呀 / 都被小母牛喊出来了 / 喊出来了 / 喊出来了 /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自由的汉子。

他把自己隐身于风中,雨中,时光中,风景中,诗歌中。然后让你读风,读雨,读时光,读风景。你所读的,有形无形,生命宿命,历史过程,其实都是他的影子。

“我站在那块石碑前 / 观看上面撰刻的文字 / 许是年岁久远 / 有些字已经看不清楚了 // 所以我只能跳跃着读 / 读着读着 / 我就读碎了碑的意境 / 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它 // 我也曾经在湖畔读过一池春水 / 读着读着 / 我就读碎了自己的影子 / 这时候,春风很对不起我。”(《时光》。)

在诗歌中流浪的风,是执着的。“有时候 / 我会觉得自己很孤单 / 有些时候 / 孤单也是一场春天。”(《有些时候》。)

执着的风,有时候也是彷徨的。“走吧 / 在刃里画出自己的爱情 / 走吧 / 在刃里唱出自己的歌声。”(《踏刃而行》。)

彷徨的风,有时候也是幸福的,因为他已经在诗歌中找到了自我。“他们还越走越模糊 / 不像我 / 不必再寻找自己 / 我已经得到了自己。”(《寻找自己的路上》。)

作为风,我们总会因为等待的过程而焦虑,也因为等待的结果而幸福。就如他在《黑暗之光》中写的一样:

“他在等,等一扇小小的窗户 / 突然间就打开 / 然后又几缕斑驳的光影 / 一下子就点亮了他的眼睛。”

当然,累了,倦了,风也会停止流浪的脚步,回到温暖的家中,那也是所有诗人的渴望和幸福。“我听见了花坛里的花正在裂开 / 女儿正在球场里奔跑,爱人正在 / 厨房切菜的歌声 / 我听见了自己幸福的心跳声。”(《当晚风吹起发梢》。)

面对着生活的重复,人生的轮回和不可避免的宿命,有时候,风也会叹息。“过去日子 / 它握过很多人的手 / 不过现在 / 它基本上已经撒开了 // 都已经撒开了 / 就像沙漏从中间的缝隙 / 漏掉的无数的沙子。”(《旧的手》》。)

如果让风去面对镜子,或者,把一首诗歌放在镜子中,结果会怎样?能照出一些什么来?“当我离开了镜子之后 / 我便假设镜子空了 / 并开始为这种结果洋洋得意起来 / 也不知道镜子是不是真的空了 ”(《镜子》。)

想象午夜的风翻动着清香的书页,或者书页翻动的时候,带来了夹有书页清香的风,该是怎么的惬意,怎样的一副迷人场景?“夜深人静 / 寂寞前来敲门 / 我将书的身体分开 / 然后骑上它 // 书顺从着一切 / 夜色无比温柔。”(《书》。)

有时候,我想,如果风停下来了,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会不会消失?或者变成了一张白纸,被时间轻轻地翻过?或者时间的风突然吹开一本书,刚好翻开的就是他的那一页?

他在《纸》中写尽了诗人的宿命:

“一张纸被埋进书里 / 万般压抑 / 他的面孔 / 被绚丽的双封封闭。”

“他不甘心死去 / 他憎恨那些异味的墨迹 / 在一片平庸的纸群中 / 他渴望拥有能够出头的时日。”

“又是春天,西风和煦 / 风从他的身上一页页翻了过去 / 然后他很快见到了太阳 / 然后他又很快被翻了过去。”

作为诗人,不管我们的诗歌怎样?最终的结果怎样?我们如风一般的走过了,我们的诗歌就是最美的,我们走过的过程就是最美的,我们就是完美的诗人。

谢谢如风和美眉。

  • 下一章节:秋天的魅力与神韵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