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爱情的文章 > 爱情文章 > 花仙子的眼泪

花仙子的眼泪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2-1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这个故事是和一个朋友玩游戏的时候得到的灵感,当时自己构思了故事的情节后自己就忽然感动的不行,眼睛红红的。很早就想着手写,可是就那么一拖,然后就忽然忘记了这个事,然后每次在头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又都在忙,所以一直到今天才开始敲击键盘,写下这个故事。
  
  只在一开篇,我就要告诉你,这将是一个非常动人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美丽的花仙子和一棵丑陋的树根。
  
  part1、
  
  千年之前,在茂密的森林里到处都生长着各种植物,花花草草,藤蔓树木,根茎交错,力争向上。但是自然环境毕竟恶劣,很多小的植物,生长不到几年就会在恶劣的环境中夭折。可是有一朵矮小花木却生长了很多年,她每年春天都会伸着懒腰探出泥土,微笑着和自己身边那棵高大挺拔的大树打招呼。大树那么那么绅士的张开手臂为她挡风遮雨,对她微笑。
  
  他们生长在森林中的一个小湖泊边上,春暖花开的时候,河水化开,各色小花开放,树木抽出新芽,动物们都来到湖边河水嬉戏。阳光透过森林中茂密的树木的缝隙照射进来,美丽极了。
  
  小花从一个冬天刚刚舒醒过来,她似乎有了心事,年复一年的日复一日的成长,让她对这个世界慢慢有了新的认知,她开始不满足自己只是一朵小小的花朵。她想像那些鸟一样可以到处飞翔,可以像那些小鹿一样随风奔跑,可以像那些小鱼一样自由地游来游去。大树看出了小花的心思,对她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世间万物要变成精灵都需要经历很多磨难,不但要经历岁月的洗礼,还有经历很多的天劫。尤其在自己修炼成精灵的时候会受到天雷击杀,焚火劫杀,如果能够承受过去就算是成了精灵,如果承受不过去……大树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亲眼看到过曾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为了修炼成精灵而被玄雷击杀,身子劈成两半,又被焚火劫杀烧的灰飞烟灭!那根本不是一朵小花能承受的。
  
  小花听了大树的话,若有所思,不再提起想要修炼的事情。
  
  一个月圆的夜晚,湖中荡漾着银色的波光,宝蓝透明的天幕上繁星点点,湖中倒映着大树和小花的影子,倒映着萤火虫簇拥在一起舞动的光点,美丽极了,大树和小花聊天,看着那湖中的一轮清明的月色,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奇迹。大树说:花儿,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几百年了,以前我觉得自己生活没有意思,觉得自己像家族里的其他的树木一样长高长大,枝叶繁茂,撑起一片天就是我们的职责了。可是自从认识你以后,我觉得自己变了,我期待每天的阳光,我期待有月亮夜晚,我喜欢晨昏时候的微露点点泛着星光,我喜欢看着你在灿烂的阳光下随着微风起舞,我喜欢和你聊天,听你的声音……
  
  小花抬起头温柔地看着大树:谢谢你,没有你可能我会像我其他的姐妹一样被大雨冲的站不住脚,被风吹的弯曲了腰,被冰雪冻坏了根茎。有你在我很安心,从来没有害怕过。小花叹口气继续说:可是,我们这样的一天天,一年年的生活下去,我忽然不知道自己活着为了什么。
  
  大树看着花儿,没有说话,因他小花的问题在自己心里其实是有答案的,自己以前也像小花一样,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作为一个植物,也许享受阳光就会开心,吸食雨露就会幸福。但是自从这朵小花从自己身边长出来以后,大树喜欢上了小花,觉得有她在身边,能看到她也是生活的意义,这种感觉愈加的强烈,他渴望每天睁开眼就能看到她灿烂的笑容。
  
  part2、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他们的生活还是很平静。直到有一天,一家猎人家庭搬到了这个湖边,在这里扎根生活。猎人家里有个长满胡子的老猎人,有个勤劳的中年妇女,有一只凶猛的大猎狗,还有一个白衣胜雪的翩翩少年。少年不会打猎,每天都拿着书本苦读诗书。他也喜欢这个湖,也喜欢在每一个星光满天,月色撩人的夜晚在湖边静静的发呆。
  
  当小花第一次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少年,心中忽然清明了,那一刻它就知道自己要变成人类,要修炼成精灵。
  
  少年每天在大树下面读书,他坐在小花的旁边,有时候会念一阙词,有时候会喃喃自语,有时候会俯下身子,闻一闻小花的香味,小花痒的想躲开,它咯咯的笑,他听不到。大树看着眼里,它更加的沉默,它已经经历了几百年了,早已不再会轻易的情绪波动,不愿意去改变别人的想法,它知道,如果自己喜欢,就默默的付出,那才是真爱。
  
  不知哪一年,哪一月,少年的身体越来越苍白,少年的母亲总是眼含泪水的看着他,总是在大树下一遍一遍的劝他回去歇着,给他披了毯子,又让他喝下那一碗很苦的药水。少年淡淡的笑,笑的眉头渐锁,笑的泪花闪烁。小花看着少年那泪珠从苍白的面颊上滑落,一滴两滴,落到小花的身上,小花把他的泪水吸进身体里,奇怪的味道,咸咸的。
  
  后来,少年再也没出现过,老猎人一家也搬走了。小花吸收了人类的泪水,懂得了少年的情绪,可是却在也见不到那个如精灵一般的人类,小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疯狂生长的爱情。它对大树说,自己要去寻找它,要变成精灵寻找来世的他,去陪伴那个孤单少年,去陪伴那个苍白的少年,去陪伴那个白衣胜雪,脱俗清逸的少年。
  
  大树微笑着点头:你决定了就好,你幸福就好。
  
  于是,接下来的岁月里,大树就陪着小花修炼,当夜幕降临,湖边的大树和小花就会奇光异彩,流光四溢,湖面上美丽极了。又经过了几百年,大树修炼成了,那天夜里狂风大作,暴雨倾泻,雷电交加,闪电撕破了天幕,大树在那个晚上被雷电攻击的枝叶掉了一地,到处都被烧伤。但是因为它修炼时间长,功力深厚,所以还不严重。可是它不再挺拔,不再帅气,也不再玉树凌风潇洒倜傥,它老多了,身体都有些佝偻。
  
  又过了百年,小花也修炼成仙,同样可怕的夜晚来临了,如果大树忠于自己的内心,它不会经历第一次那个可怕的夜晚,更不会经历同样的第二次。可是为了保护小花,为了爱,他为她挡下了玄雷,挡下了焚火。这次的雷电正好击中了他的腰,他变成两段,焚火燃烧了他的全身,变成了一个废柴,他几乎奄奄一息,他说不出一句话,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昏迷不醒。小花毫发无伤,她惊讶的看着大树,这个为她挡风遮雨,可以为她***的大树,现在就躺在这里,死去了。她大哭起来,哭肿了双眼,哭声响彻天地,森林里的动物植物们都感动的哭了。为了成仙,为了自己的一念执着,没想到自己失去了生命中守护自己的大树。是缘是孽,没想自己追求幸福的道路上,本该自己去承受的那些劫难,却由大树来为自己承担。哭过之后,小花变化成花仙子,变一个美丽的姑娘,取了个好听的名字“仙儿”。她一步一回头的看着这里,离开了森林,去到了人间。
  
  part3
  
  仙儿终于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转世轮回中的那个“少年”,她为他投胎做人,只是待她长发及腰的时候,他不再是少年,而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翁。老翁是远近闻名的商人,很有钱,但是不幸的是中年丧偶,膝下有一子,虽然聪明果然憨厚诚实,却生的便是一副侏儒模样,身材矮小不说还肤如黑炭,全身不长毛发,还体弱多病,让谁看了都揪心,也到了风流少年的年龄,却不曾有姑娘喜欢上他。老翁呢?他同样还是喜欢读书,喜欢微笑着在湖边轻吟一首诗歌。仙儿的出现让老翁欣慰,他把仙儿当孩子一样看,有些宠爱,会教她读书,想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老翁和仙儿提起过一次这事,仙儿笑着推辞掉了,老翁知道这是为难了仙儿便不再言语。仙儿渐渐明白了世事弄人是什么意思,自己明明来追寻的少年,却变成了老翁,可笑的是,老翁让自己嫁给的人却是他那个黑如炭火,体弱多病,身材矮小的儿子。岁月如梭,十几年之后,老翁去世了,仙儿眼看着他离去,淡淡吟唱那首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然后仙儿在那个秋天,在那个飞旋飘落的枫叶中安静的散步,似乎整个世界都不属于她。那“少年”第一次从她眼前离开,让她想去追寻,来到人间;“少年”第二次从她眼前离开,却让她想安静下来,想回到森林中去,想,想回到大树的庇护下……
  
  老翁去世后,仙儿似乎明白了什么看淡了什么?红尘,是不是就是迷人眼睛的尘埃,红色那么热情的颜色,那么让人激动人心的情感,却终究免不了化为尘埃,徒留伤感。仙儿还是喜欢那湖边,那个老翁终究不是归人,只是过客。她在湖边散步,看着那些睁大好奇眼睛看着自己的小花,然后想到了自己。迅速地转身回头看那些小花的身边,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棵爱上小花的树,没有一棵为那些小花遮风挡雨的树。是的,作为一个花仙子,她的美丽是老翁所在的小村里人人知道的,甚至传到了城里很多人的耳朵里。大家都说那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来了一个美女,于是,有很多人慕名而来,想迎娶她做妻子。
  
  仙儿不愿意这样嫁了出去,母亲和父亲穷了一辈子,这许多年来都是靠那个老翁一家人的接济才能满足温饱。说起老翁家,仙儿爹娘不由叹气,那老翁家的儿子“子木”,除了长相身材不好,其他的真是没的说。人好,也聪明,话不多,很实诚,自从老翁有了这个儿子,家里的日子就一天天好过起来,等子木长大了一点就会帮扶这父亲做起生意来,后来干脆自己打拼经商,顺风顺水,现在富甲一方。子木对村里的人们很好,经常给村里的老人和穷人们送米送面,还亲自帮人提水、喂牲畜。大家都夸他是个好孩子。对仙儿一家更是没的说,仙儿家剪下的羊毛,鸡下的鸡蛋,他总是给出高好几倍的价格收购。看他那憨厚老实的样子,真让人喜欢,可是再一看子木那长相,唉,谁人不会叹息?现在女儿到了女大当婚的年龄,父母不是没有想过子木,只是那么闪念的已考虑就立刻被他们自己否定了。仙儿更是从小到大没有正眼看过子木,子木也自知自己形貌丑陋,总是躲着不见仙儿,虽然在一个村子里,可是子木和仙儿或许都从来没有近距离的看过彼此。仙儿父母着急,觉得不错的达官贵人仙儿一个也看不上,这可愁坏了仙儿的爹娘,可是又没有办法。仙儿虽然投胎成了人,可是她的灵魂毕竟是花仙子,她的前世今生的记忆一直都在自己的脑海中,她又怎么能和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生活,过完这俗世的一生。
  
  可是这是人类的世界,人类的世界永远都充满了残酷,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这个世界里权利、自由和快乐在那些富贵人的手里,在那靠天吃饭的封建时代里,穷人,天生是来受苦受累的。
  
  在想取仙儿做妻子的人里面有一个恶霸,是京城里一个大官的儿子,这个人整天花天酒地,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一把花折扇,一双丹凤眼,虽然生的俊俏白净,却贪婪萎靡,心狠手辣,自以为是,为所欲为,让人感觉无比肮脏形秽。就连那些达官贵人的公子哥也很少与他来往。
  
  听说这恶霸喜欢上自家的女儿,仙儿的爹娘不知如何是好。把仙儿嫁给这样的人,无非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人们都说洪水猛兽可怕,可是这个世界上真正让人可怕的确是人心,人心险恶,比死亡更让人厌恶。但是无论怎么担心,该来的还是回来,恶霸对仙儿几次求之不得之后,并不是辗转反侧,而是猛虎下山,直接带着人马来到了仙儿的家里。
  
  那些人凶神恶煞,来势汹汹,村里的老少爷们都不敢靠前,远远的站着看这即将到来的风暴。仙儿爹娘出来说尽好话,央求那恶霸能高抬贵手,说自家仙儿高攀不起,还望能放过她一马。恶霸抽动嘴角,邪魅的一笑。猛的甩起一巴掌打在仙儿娘脸上,一脚把仙儿爹踹倒。仙儿爹硬生生的跪下来抱着恶霸的腿,让他放了他们,饶了他们,老泪纵横。仙儿从房间里跑出来,恶狠狠的来到恶霸面前,一双好看的眼睛怒目圆睁,大吼着让恶霸滚出她们家。恶霸一副奸邪的嘴脸,走上前来拉着仙儿的胳膊就要搂上来。仙儿用力挣扎,他的表情就愈加的阴险,他紧紧的抱着在怀里挣扎的仙儿,狂笑着说看上仙儿是仙儿的福分。
  
  村里的老少爷们没有一个敢上前的,低声的骂着这个恶霸,可是却都叹息摇头。仙儿爹几次拼命想上前来,都被恶霸的手下拦住。恶霸怒目看着仙儿爹说:放着阳光大道你不走,这么好的一门亲你们不结,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就把你家闺女抢了去,你能奈我如何。你可以去告我,可以来抢回去,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哼!来人,把仙儿姑娘给我带走,哈哈。说着一群随从便上前来抓着仙儿,仙儿尖叫挣扎,却如何能挣脱开这几个大汉。
  
  part4、
  
  仙儿娘见状痛哭无泪,已经昏厥了过去,连旁观的相亲们看着都揪心,有的落泪了,但是也只能摇头叹息。一时间叫喊声,痛哭声,叹息,交杂在一起,场面一片混乱。正在此时,人群中出来一个人,后面同样跟着一行壮汉。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子木。子木大喝道:把仙儿放开!那声音非常大,非常的有震慑力,抓着仙儿的几个壮汉和那个恶霸一下子愣住了。可能是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山村里还有人呢敢站出来多管闲事。
  
  村里的人都把目光投向这个身材矮小,肤色如炭的子木身上。子木面色不改地走到恶霸的身边,说:放了她,你要多少钱,我给你。那样清清凉凉,不紧不慢的话从他口中说出。却让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流动着一股暖流。恶霸楞了一下,无奈的甩了下头,呲之以鼻的一笑说:开玩笑,我不需要钱,你别多管闲事。说着他用手去推子木,子木冷冷的看着恶霸,子木身后的一行人众都走上前来,怒目看着恶霸,子木抬起手,示意大家不要妄动。恶霸脊背一凉说:好好好,强龙不压地头蛇,今天我可以放了她,但是我要白银一百万两。
  
  子木没有想到这恶霸会开出这么高的一个价格,但是他没有出声。可是他身边跟着他一起来的人中有一个沉不住气了说:你做梦吧,有这么多钱给你?我看你这种人就该杀了你!
  
  恶霸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往后退了退说:我好怕啊,哈哈,现在爷就是法律,你可以动我一下试一试,我让你横着死,你都不能竖着死。听到恶霸如此嚣张欠揍的话,子木的随从就一个个气的直往前冲,看那神情就像一头头愤怒的雄狮,恨不得要把这恶霸撕碎了。子木回头看了一眼仙儿,然后淡淡的说:我同意给你钱。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子木。大家谁都没想到他会答应,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即便子木富甲一方,可是这一百万两白银绝对是巨款,如果子木真有这么多钱,都给了这恶霸,那么他也一定会变成穷光蛋。仙儿爹娘、仙儿、就连恶霸,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接下来,仙儿被放开了,她直奔向自己的爹娘,把爹娘相继扶起来。恶霸也摆手示意他的人跟着他走,放下话三日之后来找子木要钱。乡亲们也围上前来,担心的身后子木不该答应这个恶霸呀,该报官告他,然后口中大声的骂着那远去的恶霸一众人等。仙儿和爹娘一起走到子木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仙儿爹娘情绪激动的说:少爷的大恩大德,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如果您不嫌弃我们二老,我们愿意为您当牛做马。子木赶快俯下身相继把仙儿爹娘和仙儿扶了起来。子木微笑着说:我子木一介布衣,只是有几个钱罢了,人生来都是平等的,只是这人世间,有太多不平。我今日帮你们只是看不过去那恶霸仗势欺人,没有什么别的,你们不用对我感恩,你们没事就好。说着便呼唤自己的人走了。
  
  仙儿目送子木远去,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正眼看过子木,也从来没有发现其实子木的形象那样的高大,仿佛那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他那么有魅力。
  
  是的,子木天生身材矮小,肤如黑炭,从小就没有女孩子喜欢。可是他从来没有抱怨过,他不善言语,做的永远比说的多,他的内心有多强大,他能承受多大的伤害,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没有人能知道。
  
  仙儿爹娘从子木走了以后就觉得受了子木天大的恩惠,然后劝说仙儿不如就嫁了子木。仙儿不语,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是否真的喜欢子木。但是仙儿也没有说拒绝的话。
  
  part5、
  
  三日之限很快就到了,恶霸带着一行人赶着马车来到村里,找到子木。子木在这三天里变卖了店铺,收回了所有资金,甚至变卖了自己喜欢的古董,才勉强凑够了一百万两银子。恶霸眉开眼笑,差人抬走这些装银子的大箱子,然后给子木写了从此不在骚扰仙儿一家的字据。
  
  子木支付给恶霸之后,自己也不做生意了,差遣走了一批家丁,家里就还有几个不愿意走的佣人,子木便也不再强求,让他们留下来,把那些闲置的房子分给他们,让他们将来可以娶妻生子,在这里生活。至于自己,如此相貌,也不曾想过要结婚生子事,就是人家不嫌弃,可是他自己也过不了那道坎。更何况,子木心里其实一直有个人在。子木从小丧母,父亲又在前两年离他而去。如今自己孜然一身,了无牵挂,便也没有太多感怀。只想自己安安静静的生活,或许可以种一亩方田,可以在河边垂钓,可以赶鹅散步,也未尝不是另一番生活。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恶霸根本就是个无赖,流氓之辈,怎么肯善罢甘休,信守承诺。几日之后的一天,那恶霸又带着一袭人众来到小山村里。他这一次气势汹汹,带了很多人。他们还是来到了仙儿家里,说好话要迎娶仙儿,后来看仙儿一家坚决不从,便又动起粗来。强行要将仙儿带走。
  
  有相亲跑到子木家里告诉了子木这个情况,子木准备了一下,穿着一身胜雪白衣带着两个没有走的家丁,匆匆的赶过去。
  
  外面风很大,寒冬季节,空气中的冰冷似乎可以刺进骨髓,让人的情绪都会变得紧张而压抑。外面地面上,厚厚的白雪覆盖了一层,走起来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子木加快脚步,他单薄的身子在风中有些倾斜,他一袭白衣,让他自己黝黑的肤色,似乎看出了一些苍白。
  
  恶霸看到子木,脸上带着一抹轻蔑的邪笑。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帮仙儿一家,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内心有多强大。似乎他已经看破了这人世,无所畏惧。只是子木和这恶霸的思想和人生观完全不同,所以恶霸想不明白子木的初衷,也不屑去理解他,反而觉得子木简直傻的可笑。
  
  这一次子木没有太多说话,在大家的注视下他微笑着走到仙儿面前对抓着她的两个人说:放开她。那声音不容否定,那两个男人立刻放开了手。子木再转身走到哪恶霸的面前说:我告诉你,你放过她,我还会给你更多。恶霸伏下头大笑,开心的有些手舞足蹈。子木却突然从衣袖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插进恶霸的胸膛,那一刻,恶霸脸上的笑容僵持住了。鲜血瞬间喷涌出来,喷在子木雪白的长衫上。子木抽出那刀子又一次扎在恶霸的肩头,恶霸捂着喷涌鲜血的腹部倒在了血泊之中。跟随恶霸一起来的随从一个个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子木会突然杀了恶霸,要知道这可是人命。这子木是肯定会被杀头的。
  
  树倒猢狲散,恶霸的随从们看见此状,纷纷冲出围观的乡亲们,跑了出去,有的怕上面怪罪下来,干脆回了老家,有的则跑路回去,要告诉恶霸那高官父亲。
  
  part6、
  
  子木笑着转过头来对睁大眼睛张大嘴巴的仙儿说:我只能为你做这些了,来生再见。说完他突然用匕首扎在自己心脏上,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那厚厚的雪地上。他目光涣散,有泪水从他眼眶中留下,静静的。他呼吸变得急促,他想寻找什么,想再看一看什么,可是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无力,身体越来越冰冷。晶莹的雪地上,泛起朵朵红花,他一袭白衣,已经快要被血染红,那么刺眼。
  
  仙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飞一般的跑过去扑到子木身上,她的泪水早已爬满了苍白的面颊,她不是吓的,她沉浸在一种从来没有的情绪之中。仙儿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子木的脸,抑制不住的大哭:你是木头,你是大树对不对,你没有死,对不对,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知道吗,我有多少次噩梦中惊醒,会哭钟了双眼,有多少次,我在湖边徘徊,想寻找你的身影,有多少次,我似乎感觉到你的存在却不知道你在哪里。你真傻,原来你一直在我身边守护着我,从来不曾离开。我现在才知道,我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我现在才知道我这一次人间来的是多么的错误,我现在才知道,你对我来说多么重要。我不要你离开我,我不要。仙儿撕心裂肺的大喊,脸被扭曲的变了形,那泪水决堤的洪水一样止不住的淌下来。
  
  子木努力笑了下,他动了动嘴角喃喃的说:若我……所有的流浪……都是因你……而起,你如何能,不爱我……风霜的面容,若你,所有的苦水……我都已为……你尝尽,你如……何能不爱我这颗憔……悴的……心。说完子木的表情也扭曲的及其难看,他的眼中的泪水积聚……积聚……,他的目光忽然没有了光彩,他不在动,他闭上眼睛,还有泪水顺着泪痕从面颊上滑落。
  
  仙儿大声痛哭:不要!~~我不要你离开我~~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仙儿紧紧的抱着子木僵硬的身体,哭的痛彻心扉。
  
  相亲们都不知道子木和仙儿在说什么,不知道这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了。他们都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黯然神伤。所有人都为子木惋惜,所有人都觉得他好傻。他是爱仙儿的,可是从前世到今生他没有说过一个爱字,但是他所付出的,足以证明一千次一万次他的爱。此刻仙儿明白了,可是她明白的太晚,她错过了他太多次了,她伤害了他太多次了,她觉得自己是个实足的罪人。她回忆起前生种种,他为了她的幸福,陪着她修炼成精灵,又为了她经受了两次天劫,她以为他死了,她来到人间。没想到他活了下来,也投胎成人,来到人世。和她一样,他一直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只是他不想打扰她,只想默默的保护她,护她安好。
  
  仙儿疯狂的摇晃着子木的身体,她接受不了子木再一次为了她做出这样毁灭性的牺牲。她情绪激动,有些神智慌乱,她浑身颤抖,说不出一句话来。猛然间她看到子木身边的匕首,她想也没想的扑过去,抓起匕首插在自己的胸膛上。然后她似乎解脱了,安静的躺在子木身边自言自语地说:这回我跟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我再也不乱跑了,我要好好爱你,不管你的相貌如何,不管你的贫穷富贵,我愿意以陪着你,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哭声,泪水,在围观的乡亲们每个人的脸上。仙儿的父母也痛哭落泪,他们并没有把女儿救下来,或许这才是他们最好的归途。
  
  part7、(尾声)
  
  后来乡亲们为仙儿和子木建了个墓,把两个人合葬在一起。恶霸死后,恶霸的爹知道子木自杀了,也便无可奈何。仙儿父母时常念及子木的好,觉得自家女儿随了他去,也不亏。
  
  春风正浓,柳暗花明的时候,小山村的一个村民家里,坐着两个孕妇,两人说说笑笑。慈眉善目微胖的孕妇说:我家的肯定是个儿子,看我肚子是尖尖的。那个花容月貌的娇娘子孕妇则说:那我一定是个女儿,我的肚子圆圆的。如果真是这样,待我们生下孩子就给他们定了娃娃亲可好?胖孕妇眉开眼笑合不拢嘴:那真是太好了,希望他们在一起能够相亲相爱,白头偕老。
  • 下一章节:橱窗里的婚纱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