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爱情的文章 > 爱情文章 > 浪漫只是一时的闲情逸致,不是人生的全部

浪漫只是一时的闲情逸致,不是人生的全部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6-03-0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游泳时,见一对青年男女正在放漂流瓶。女生从包里掏出眉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虽然我没有看到具体的内容,但猜想不外乎是“我爱某某某”,“愿我俩的爱情就像猪肚菜开花——永不褪色”之类的肉麻话。

女生把写好的纸条郑重其事折好,装进一只矿泉水瓶,丢到河里任其随水漂流。其实她也十分清楚,在这样一条内陆小河,这只漂流瓶的唯一归宿就是落到拾荒者手里,根本无暇打开一看,就直接踩扁,然后送到废品收购站。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结果又如何呢?热恋中的人,瓶中的纸条只是尔等寄出的一时心情,至于是否会有结果,并不重要。就像好莱坞电影《瓶中信》中凯文·科斯特纳饰演的帆船建造师盖瑞,无法停止对亡妻的思念,将信装进玻璃瓶,扔入大海,其中一只漂流瓶从东海岸漂到了西海岸,引发出一段奇缘。

当年我和女朋友去看这部电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她一边从我手里接纸巾,一边埋怨我怎学不到主人公的一半浪漫。我唯唯诺诺,心下却想,总不能让我也每天写封信装到玻璃瓶里,拿到河边去丢吧?唐僧说,乱丢东西是会砸到小朋友的,即使是砸到了河里的鱼鱼虾虾,污染了环境,也不好啊。当然我不能这样和她说,而是岔开了话题,说类似的桥段其实历史上早就有过,只不过送信的都是女人。

比如红叶题诗。虽然关于这个故事有很多版本,主人公也有多位,但大背景都是发生在唐玄宗年间。起因都是“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杨玉环,使得“六宫粉黛无颜色”,闲得发霉的宫女自怨自艾,将诗写在树叶上,顺水漂流出宫,又恰好被富有诗情、感情丰富的诗人拾到,由此演绎出一段才子佳人、一双两好的美满姻缘。

还有一个也是发生在唐玄宗年间的故事。有位戍边的士兵在配发的短袍中发现了一首诗:“沙场征戍客,寒苦若为眠?战袍经手作,知落阿谁边?蓄意多添线,含情更着绵。今生已过也,重结后身缘。”这个很有政治觉悟的士兵把诗上交给了主帅。由于这批战袍出于宫女之手,这位很有娱乐精神的主帅又把诗上交给了皇帝。唐玄宗遂将作诗的宫女,嫁给了得诗的兵士,谓之曰:“我与汝结今生缘。”成为了一时的佳话。

彼时,我跟女朋友说这些故事的用意,是想要表明,浪漫只是一时的闲情逸致,而不是人生的全部,更需要我们在意的,是怎样去化解今后生活中不断出现的微末琐屑的烦恼与苦痛。因为我幼年时也曾在自家的墙缝里塞过纸条,梦想时隔数百年以后,才被子孙无意中看到。然而只是过了数年,房子就已在城市的拆迁大潮中灰飞烟灭。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