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文章 > 关于爱情的文章 > 伤感文章 > 轮回几度,何时月满西楼

轮回几度,何时月满西楼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3-08-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那一世,我持一笼灯光,站立与牵挂湖畔,月华千里,浅吟牵挂。
 
  那一世,我重赴佳约,静等花期,怎么办轮回几度。何时月满西楼。
 
 ——题记
 
  潺潺流水,远岸月华。独饮牵挂的酒,我又来到了有你的轮回,寻你千百度,已孑立成寂。早已记不起,何时、这月光如水的黑夜里,为何这般苍凉,挥笔落泪,萌发的心绪如此感伤。
 
  千里月华,想你如歌。假使没有轮回,那么我会不会再次带上牵挂的伏笔,挥墨配乐,泪走字行?念与年月之逝,落与沧桑之苦。经雨残梦泪落双,琐细不全的回想里,熏风入卷。
 
  前尘如烟,往事如梦。想你、我半数着回想的章,寻找那些曾有你的画面。光影斑斓活动,回想的苦水,一边沉寂,一边苦干。怀念在轮回里开花,回想在数说间干枯。
 
 时刻如歌,年月衰退。还记得,那年那月,咱们携手同行,追逐在对岸开满的残红里,你舞姿倾城,笑靥如花,如画如诗般绚丽,我身衣长衫,英姿飘洒,十里长亭湖畔,喝酒交杯,月夜良宵,共赏千里月华,静听湖水碧水。
 
  醉月回想,情思那堪。今朝,我已孑立一人,与黑夜无数次擦身,锦衣穿行,对酒相诉,对月寄念。若说;沧海的止境早已没有了等候,天边的另一端没有了牵挂,那么为何,总有人说;国际的另一个旮旯,有人为你静等千年?
 
  踏遍轮回,只因有你。年月深处,情牵月悬,歌伴酒醉,未曾削减牵挂之苦,像及了被思情早已俘虏的的孤寂,饮尽年月无言的风霜,满目仓惶,和哀痛再次交杯,为何曲终总要人散?
 
  我是忘川湖畔的那一朵熟睡千年的睡莲,为你悲情看护,在韶光展颜的空地里,放逐着还未散尽的风华。
 
  我是你路过红尘的一把伞,为你化身一树,在你通过即将下雨的天空下,为你遮风挡雨,直到万里晴空。
 
  路过的景色,成了与往事交杯的一樽酒,独饮已醉。一帘画卷,恋入眼皮,几经富贵,单独暗香。不知是回忆的夸姣,仍是牵挂的烘托,我喜爱上了回想,更习惯了穿越在牵挂里一个没有你的轮回,听时刻的歌儿,追风影的孤寂,望云卷云舒的漫空,随心绪一同流浪。
 
  明月清风,花开花落。留心了一个从前,悲尽我的未来。年月的剪纸划破了容颜的展笑,伴着一季落花的飞絮,尿尿行云去,牵挂尽染尘。皱眉凝思,意念衰退,淡烟疏雨,只因牵挂苦泪颜。
 
  几经云烟,细数流年。悠扬深怀的叹气里,究竟还有多少日子能够重来?一场花季,一场落花,一念缘起,一年缘灭,白云苍狗,既千山万壑。无声无息的等候,只为尘埃落定吗?仍是韶光轮回里的错?几经轮回,怎么办未有月满西楼。
 
  一念富贵醉,一梦富贵碎。往事的风吹起千般惬意的容貌,承载着回不去的痛楚,让仓促年月时刻短的擦身而过。轻捏着年月的根弦,散步在红尘如梦的过往中,总以为那样,怀念会有延伸的国度,牵挂苦尽之后会月满西楼。
 
  不从前历韶光的疼,怎么履历沧桑的苦?不曾惹青丝,怎会乱流年。回想是寻找在纸张上永久的情绺,是牵挂瘦尽的瘦弱。风雨千年,覆雨挽梦,富贵笙歌,哀痛千尺,无数次轻舞在轮回里,轻描淡写,一腔牵挂的错付。
 
  回想的百度里,我忘记了还有什么,是无法用文字络绎的,凝一泻云烟,问尽凡尘梦,悲情化作漫天牵挂的雨,漂荡在牵挂燃尽的时节里,轮回替换;两行清泪,满目惨痛;哀痛趁波逐浪,孑立注定是宿命。
 
  忘不了,时刻的沉,淡不了,年月殆尽的脚印。流水仓促,风华残损。青春年月里,一层层浮华的章,被年月脱落的恍然疏离。落寞的芳华,是开始的年青,年月的句号,点戳了梦里的落花。我纵观全国之远望而天穹无你,何谓;月满西楼。
 
  轻捏间,心弦怦动,和风轻扬,回想根植至伤。无言梦难回,消逝自断,叹不去风尘陌路里的纤红夙愿,宿世此生;乱绪春风卷春怨落散。韶光褪去,且听风过花间,婆娑国际,花月流通。开放终身的妙丽,只为轮回,记住了你。
 
  一场盛世花颜注定殆尽富贵,一缕清香如花香远只为你一世倾城。蕴含着你宿世千般的温顺,题词写诗,轻荡回想,掀起残章篇篇的暗流动摇。红尘蹁跹,触景生情。
 
  眼泪在干枯划落的一会儿,堆砌了淡淡的忧伤;哀痛好像风吹草动,弥漫着时节里的清香。泪颜涌洗的笑脸,不知何时,挂上了一种闲适的哀然。默默无闻间,忘却了回想苦涩的滋味,深忆的轮回,何时月满西楼。
 
  徜徉的过往是回想空艘的句章,指尖的温暖是柔情寡言的不胜,烟云如梦的思念是流云佛袖的伤口。轮回中;这一世寡欢的忧思,缱倦成梦里的泪痕,孤影自拔的唆使,哀痛何时是止境?那些瞬间飘散的悲欢离合,为何汹涌着铮铮烟梦月繁。
 
  素笺浅描的长廊,是谁动摇了牵挂的清歌,让一世情缘慢舞起扬?落日落匆的几何里,乐声幽幽,道静观花的红尘里,来来回回的是是非非,总是那般;无言的对白。勾勒了情思的消动,苦泪里的清泉,莫非是忘情河边,为你滴下的一腔思泪。
 
  咱们的轮回,终将是没有预定曲终,是韶光望不穿的犬牙交错,是旋绕的无缘,你我花期的约好,是赤手苍白的独奏。几经情思颤抖的洗刷里,再也找不回旧时月色,何为月满西楼?
 
  天边两头的伏笔,愿韶光静好;你若安好,我便晴天。同一片天空下的互相,愿年月安稳,一世明丽。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